目前分類:其他 (2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Cafe  

  那天夜裡,他做了個近乎真實的美夢。

 

  在他親手挑選過,柔軟度適中的睡床上,出現了一個充滿香氣的女孩。


  起先他真是嚇壞了。那女孩什麼時候出現的?如何走進他的臥房?又是怎麼毫無聲息的爬上他的床?明明這張床,也不過離開他的視線十分鐘。

 

  如果不是因為書桌旁的檯燈光線正好打在女孩的臉上,他還真的沒有勇氣上前任何一步,因為那女孩看起來就跟普通人沒什麼兩樣...我是說,至少她看起來就是個活生生的女孩,並且呈現了熟睡的狀態。

 

  他輕輕的靠近床邊,但是越靠近,他腦中就越起了某些化學作用...女孩身上的香味就好像一縷用煙霧堆砌而成的性感幻像,用著誘人的姿勢勾引著他一步步靠近。

 

  下一秒,他已經跟女孩激烈的親吻。女孩長長的頭髮繾綣著他被激發起的慾望,他感受著女孩的溫度與心跳,還有那股淡淡紫羅蘭混著鳶尾花的攝人香味。越貼近女孩的身體,那被勾起的慾望就越強烈。女孩身上的每一顆毛細孔都好像沾了蜂蜜似的甜膩,他一點一滴的吸吮著這令人著迷的可口芬芳,直到女孩的嬌喘聲敲碎了他最後一分理智...他的親吻停駐在女孩的乳尖,然後挺進。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15 Sat 2012 18:55
  • 緊張


作業題目:用具體可察覺的行為.反應.細節描述,曾經讓你非常緊張的過程(至少600字)

 

 

      其實已經記不起來上次遇到這樣的狀況是多久以前了,但我肯定有那麼好些時候了……斗大的汗珠先是從我左邊的額頭滑落,一直到我伸手擦拭汗珠的同時,我才察覺自己的手心早就布滿了濕濕黏黏的手汗。

 

     我微微向後傾了點,很快速的搓了搓手掌,不想讓旁人察覺我的情緒。喊叫聲依舊此起彼落,似乎淹沒了我急促的呼吸聲,與急速攀高的心跳聲。

 

 

     「喂!你幹什麼啊!」

 

     老婆從我後面走過來,拍了一記我的背。因為太過於全神貫注,冷不防的嚇了我好大一跳,整個人從椅子上彈了起來。

 

     「這位太太!人嚇人可是會嚇死人的好嗎!」我沒好氣地說。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女孩的睫毛很長,微彎的角度剛剛好搔的他臉頰很癢。


  空氣裡散發著高雅清淡的鳶尾花香,結伴的卻是氛圍中濕熱火辣的激情,那強烈的對比卻止不住需索無度的親吻;一遍又一遍,一次又一次,好像他只想讓時間永遠停止在這一刻,好像他只希望這女孩能永遠屬於他的臂彎。

  當汗滴從他的鬢角45度滑下, 女孩疼惜的替他抹去。於是他徹底愛上女孩。

  或許這麼說起來,一點也沒錯,因為愛從來不需要任何理由與原因。有時候只是因為寂寞了,所以愛上一個人;有時候只是因為不想繼續空虛的手淫,所以愛上一個人;有時候只是因為你說的笑話她總是捧場的大笑,所以愛上一個人;有時候只是因為她的一個溫暖的微笑,所以愛上一個人。


  於是他像是吸食了毒品般的癮君子,瘋狂的佔有著女孩。那每一吋肌膚的碰觸,每一個濕熱的擁抱,都徹底的融化了他心裡的所有暗角。那一刻的他,感覺自己長久以來缺少的那一塊,終於補了回來。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l 15 Sun 2012 03:37
  • 隨筆

  陽光很暖色系的灑在漆上白色油漆的木頭窗櫺上,微風叮叮咚咚的敲打著風鈴;藍色的天空飽和的不像話,還配了幾朵形狀可愛的白雲。


  髮絲輕輕地被吹起,我分不清楚是頭髮上的薔薇花香,還是手上那一朵朵紅得妖豔的玫瑰花?



  「是薔薇。」你說。



  我記得你擁有長長睫毛的大眼,笑起來的弧度,彷彿全世界都跟著你微笑了。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不清楚這是什麼地方,但是在黑暗之中我感覺的到這會是個讓我想要逃離的地方。空氣中充滿了刺鼻又讓人想要嘔吐的腥臭味,無論我走到這個空間的哪個角落,都絲毫減輕不了我嗅覺上的痛苦。我扶著牆面緩慢的行走著,牆上的黏稠感讓我感覺不太舒服。我實在不想承認那好像是凝固的血痕,從上而下的一條條佈滿了整個牆面;況且我似乎還摸得出血珠的形狀,還有每一顆血珠吸飽了鮮血的濕潤感。


  才正在想著我到底該怎麼離開這個地方的同時,我觸碰到似乎是門把的東西。「該轉開嗎?」其實在轉開門把的煞那間,我猶豫了至少有兩秒的時間。

  照理來說,身處在這麼陌生又可怕的環境裡,找到了也許可以離開這個地方的方法,我理應會不假思索的轉開門把走出去,但是我卻猶豫了兩秒。是的,的確是兩秒。


  在任何時刻,兩秒的時間也許比你眨眼還要短暫。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在此時此刻,這兩秒卻因為時空錯覺的扭曲,變得好像有兩年那麼久。因為動物的本能告訴我,門把的後面似乎有些「什麼」。也許是「什麼」樣的人、「什麼」樣的危險、「什麼」樣的景象,但是我想大多不會是我想看到的。但是
我仍舊是開啟了門把。


  只能說我的預感實在很準,因為門外的景象讓我此生沒有這麼深刻的體會過,「後悔」這兩個字。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他手裡還殘留著她掩藏在髮香裡的孤單寂寞。刻意漂白過,再染上淺淺咖啡色的波浪捲髮,那長度剛好可以遮蓋粉嫩的乳暈。他撥開髮絲,舔吮著讓她臉紅嬌喘的敏感點。儘管夜幕深黑,他卻從她醉醺的雙眼中,讀取到那最深度的渴望......那渴望透露的並非身體慾望,而是她好像從來不曾擁有過的愛。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從來沒有一個男人讓她如此迷戀。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這是之前還在為某網站寫文時,創作的一篇小品。

  原由是當時的站長夜影因為公差,前往內地多日。約定回台的日期已經超過了幾天,都尚未與我聯繫,料想可能是在"胸"險的環境裡遭遇不測了。為了表達我的關心,於是隨手寫了這篇小品給夜影,希望他能從波濤"胸"湧的險惡之"蒂" ,平安歸來。

  文內主角即是在宅男、網路界名氣響叮噹的一劍浣春秋劍大.....與站長夜影大。我想只要是同道中人應該都知道這兩位是何許人也,在此我就不多做解說了。




**************************************************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那雙臂膀有力的緊緊擁抱著她的想念,而陰莖也硬挺的深深抽插著她的迷戀。

  他說著愛她。說了自己有多渴求她。那一字一句都像是滂沱大雪中,唯一能夠讓她卑微取暖的火堆。


  她甚至信以為真。


  就好像信奉天神般的虔誠。她就這麼捧著那僅僅是激情嗎啡混合出的情感,喋喋不休的反覆背誦著與他的那幾個美好的夜晚回憶。

  她以為那就是愛,但那不過就是男人的狩獵遊戲。 那遊戲殘忍又嗜血:男人們拿著削磨著光亮矛頭的武器,絲毫沒有憐憫之心的對著無知的羊群投擲尖器。他們無視小羊們那雪白皮毛上所滲透出的鮮血。那一點一滴的血紅緩慢的渲染著她自以為是的美好回憶,但那畫面永遠是沒穿衣服的比穿著衣服的多。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那天下午沒有人在家,我們偷了一個下午的時間,親暱的在床上翻滾。也許是因為大了我七歲的關係,在性愛的享受上他總是帶領著像個小丫頭的我。 
 

  每一次的前戲他都非常講究,也從不嫌麻煩。從親嘴到愛撫、接著手指的進入……他總是懂得如何先溫柔的讓我溼透了才邁進。他的接吻技術非常好。除了總是非常溫柔之外,他會注意不要讓嘴唇堵住我的呼吸孔,避免粗魯的讓我體驗什麼是窒息的熱吻;也會注意禮儀的有來有往,不至於總是蠻橫的做入侵式的接吻。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









  他不愛我。儘管他奮力的用強硬的陰莖頂著我的深處,但我知道,他不愛我

  撥著他的髮絲,順延著他的臉龐曲線,我用手指感覺他的靈魂,那個不愛我的靈魂。他用溫柔的嘴唇親吻著我的額頭,我的臉頰,然後一路滑下敏感的乳頭。那舌尖的纏繞勾引出我的喘息,我雙手緊捏著他的臂膀,好似要將那濃郁的寄託,揉進他的身體.........我渴望愛,渴望他的愛,渴望他眼底只有我一人的愛。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空的位置  坐下了,


落葉的寂寞。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01  





  那女孩抱在懷裡的感覺,軟軟香香的。髮絲的香味滲透進他的神經,攀附著血管一步一步的爬進了他的腦海裡。做愛的過程其實已經有些模糊,但是縈繞不走的是一直盤旋在他耳邊的嬌喘聲,那一聲一息都讓他的理智徹底潰堤。當時的他,只想把她融化,融進自己的身體裡,成為一種巧克力香味般的濃情蜂蜜。

 

***********************************

  交友網站上的男男女女尋尋覓覓,有人動機單純,有人企圖明顯。原本只是例行公事的丟了訊息給她: 安安,妳好嗎?希望能夠認識妳。 卻在十分鐘之後,收到她貼上自己MSN帳號的回覆。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放開兩指間的矛盾,原本熱切談吐的滑鼠停了下來。


  她頓了頓,緩慢的在鍵盤裡KEY  IN :我‧想‧做‧愛。

  MSN那頭的男人,沉默了三秒,然後回應著:去接妳好嗎?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那雙手沒有停止過游移。既使酒酣耳熱。

  他們假扮起陌生人,從熟悉到陌生,再從陌生到靠近,然後醉眼迷濛的互相親吻。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 Oct 28 Wed 2009 09:43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脫下黑色絲質內衣,她妖嬈的跨坐在那男人身上。

  放肆的擺動好像宣洩般的思念,連同濃濃稠稠的愛液傾倒而出。

  同床異夢的做愛。閉上眼睛,她心裡想的全是他。

  伸手,那指縫間透出曼妙的氣氛,還有微軟的燈光.........呼吸中那每一個泡沫,都化成他的眼神,他的氣味、他嘴唇上誘人的溫度。



  「What happened to me?」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那個火熱的吻,我沒有忘記。

  還有第一次的激情,我也始終會想起。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舉著香檳酒杯,他打著KENZO的花俏領帶。身上的西裝剪裁合身,毫不掩飾那厚實胸肌的欲滴誘惑,穿梭在一雙雙垂涎的眼神中。那是女人性渴求的慾望。

說他是社交界的金童一點也不為過。擁有一間自手創立的公關公司,總是不放過任何時尚派對的參予。他除了擁有足以媚惑女人的面孔,也具備了清晰的商業頭腦,可不像那些企業家二代的紈絝小開,僅僅是身在靡金世界的活塞機器,每天生活在酒池肉林。

今天是他的大日子,他在上海與內地活動工程最大龍頭的結盟酒會,也是上海分公司正式成立的大喜之日。能奮鬥至今,也算是一路艱辛含淚走來,甚至曾經也面臨結束苦心經營的一切。只是很多真理是亙古不變,才能之人只要肯努力,總會有屬於他發光發熱的舞台。他成功了,尤其是經過先前的失敗,他更懂得如何守成維持,步步謹慎穩腳的前進。

伴隨著媒體鎂光燈的閃耀,在喝下第一口香檳的霎那,腦海中閃過的是她。吞下的滑順氣泡,把心中那抹閃過的遺憾與悲傷壓下了胸腔,他已經是成年人了,很懂得如何使用理性來控制體內蠢蠢欲動的感性。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