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的位置  坐下了,


落葉的寂寞。









 



  那女人走進酒吧,紅色的高跟鞋一步一步敲打著心碎。


  「我要一杯,傷心的瑪格麗特。」女人對著沉默的酒保說。



  酒杯空了,那演奏著的鋼琴聲仍舊放任寂寞的旋律敲打琴鍵。女人伸出了手,撫摸著每一個音符,然後喝下第二杯、第三杯的傷心。



  演奏結束了,女人踩著落寞走出了酒吧。


  空的位置上,留下了擦不乾的眼淚。






  她告訴酒保,那眼淚就留著,
  才好做成下一次的傷心瑪格麗特。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