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其他 (2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手裡拿著一束迷魂香朝我走來,我毫無抵抗能力。



  似輕柔薄紗般的染指,我迷濛在他彈指間的愛意。 " I need u....I need u to love me.... " ,像是夢囈般嚅囁,在他進入我的霎那,我緊緊佺住他炙熱火燙的身體。兩舌之間的交纏勾勒起深藏在心中的眷戀..... "don't  leave me again,please..." 。淚滴落下,卻不是悲傷。


  不知道是不是夢境,但在竭盡汗水之後他溫柔的撫摸著我的臉頰,輕咬著我肩膀上的肌膚。用一種極為疼愛的方式從背後擁抱著我的靈魂,十指間的思念滲入我的髮絲,傳達了這段時間他如何將我的甜美笑容刻入骨,銘記心。  " I just wanna kiss u,baby... " 他像孩子般的討著軟糖,那甜蜜的香氣填滿了兩條赤裸身軀間的空隙。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很多人看了那天的蘋果日報之後,問起那個故事是不是真的,甚至也有人問起,那個故事的原委。

  其實也不是特意要寫出這個故事,只是那天棚拍結束之後,跟碧月主編邊吃飯邊聊著天,她問了我ㄧ些感情上的經歷及故事。在聽完故事的大概之後,她建議我可以把這個經歷寫出來,因為感覺滿有爆點。一直到今天跟奶媽小憶吃飯,聊到那天她們看了報紙上心情故事的內容有點驚訝,想說我怎麼會寫出來,好像覺得這樣的事情比較適合放在壹周刊的社會討論版,然後照片的眼睛要打馬賽克........我才知道原來這樣的故事很爆炸,因為在我以為,能這樣輕鬆的說出,是因為已經不痛了,也不在意了。

  其實這個故事,兩年前我已經在網誌寫過。會寫出來是因為,那時遭到我這輩子第二次,用生命去愛的男人試圖背叛。沒想到今天再看,仍舊是讓我哭了,只是不清楚是為了第一個痛而哭,還是為了第二個痛難過? 也或許我只是,為了自己當初的傻而心疼。

  但是也希望大家看完故事之後不用再投以同情的眼光,因為現在我過的很好也很幸福。那些也不過就是,人生經歷罷了。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4) 人氣()











 

今天有同事拿了一瓶開過的咖啡要給我喝
說因為他不能喝咖啡但打開了才發現是咖啡
所以給我喝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眨眼,以前在班上一起傳紙條、打架、翹課嬉鬧的姊妹同學們,一個個不是歡歡喜喜的步入人生的另一個墳墓,就是喜上眉梢的在下午茶的姊妹聚會裝模作樣、欲拒還迎的告訴我們第二胎已經有了二個月了。除了替她們高興之外,回頭看看自己,免不了想起蔡依林的那首『單身公害』:沒人疼 沒人愛 小心單身是公害。 總覺得這個公害大使的頭銜好像還要再勝任個幾年,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換人做做看?


  人總會應著環境或階段而改變。

  以前總因為自己的家庭環境不完整,而強烈的想要有一個自己的家.......一個有著溫暖的黃色客廳燈,以及柔軟沙發跟舒服抱枕的避風港。所以在遇到初戀男朋友之後,我渴望著與他能夠修成正果,結為連理。於是都計畫好等他當兵回來多久然後結婚,婚後多久要有幾個小孩。只是這些都還等不及他當兵,就在他的劈腿之下一切幻滅。從此我了解人算不如天算、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寫"人生計劃表"還不如寫寫"本月應嗑A片計劃表"來的實際。

  因此而後的感情路上,我的確逍遙快活、遊戲人間了好一段時光,並且從此立"婚姻"為遠端目標,遠的猶如昆明湖般無止涯。一直到家中的老佛爺任性的程度逐日加重,時常上演"這不是肯德基"這種在床上打滾然後哀號都沒人能有空在家陪陪她的戲碼,才讓我開始有了找個品種優良的男人來配個種,配完種之後再殺他滅口的念頭。只是與狗頭軍師小玟貴婦討論過後,認為後續衍生性的問題太多,因此而作罷。

  老實說,不是真的沒有人疼,也不是沒有人在默默守候,只是可能已經過了最想婚的那個時期。畢竟人生歷練越走越多,自己身上的包袱及原則也會越來越多,當然也會比年輕時深思熟慮的多(就好像年輕時哪理會懂得把未來老公的"性能力"這項重要擇偶指標放在評分表的前三名啊!純情少女時代總會以為只要有真愛就能克服重重困難......但漸漸長大了,就會了解睡美人如果不是因為醒來看到的是王子,我想她依然會裝睡到下個世紀吧!) 。也或許是潛意識裡極度害怕著自己得不到天長地久的童話結局,所以總是在心中催眠著自己,還有很多人生目標還沒達成,不必把這檔事列舉在必做事項的第一行。不過也有人常常說,結婚靠的就是一股衝動,可能我仍未遇上給我那股衝動的人;也或許是,那個人曾經出現,又悄悄離開.....

  所以儘管每每參加親戚朋友的婚禮,老被周邊朋友們追問什麼時候輪到妳,那語氣好像我就要跟按摩棒共度一生似的悲淒,我仍舊假裝沒聽見吵雜的單身警報,在我的生命裡"嗡咿~嗡咿"的鬼叫......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an 08 Tue 2008 21:24
  • 蟑螂





  就在這個寂靜又祥和的深夜十二點,我一個人在房間嘩啦啦的洗著燒呼呼的熱水澡。一股熱勁從腦梢流竄至全身,那舒坦的確讓每個人都忍不住卸下了塵日的喧囂煩惱,以及都市人的忙碌壓力。

  這一切都是如此美好,空氣如此清新,世界這麼和平。就在這一片明天會更好的旋律當中,位於廁所的左邊牆角,一隻面相齷齪下流的強哥,沙沙沙的爬出左面牆壁,露出半個龜頭偷窺我曼妙誘人的胴體。

  你知道,我們是應該懂得尊重這個在地球上已經生存了二億五千萬年的生物,畢竟牠們吃過的屎可能比你吸過的空氣還要多。基於這麼堂堂正正的理由,每次遇見牠們,我大多是能迴避就迴避,為的就是讓牠們知道,人類雖然是後起之輩,卻並不會因為統治這個世界就顯得不懂倫理;但世俗的眼光卻管這種行為叫「怕蟑螂」,在此我相當嗤之以鼻。想我鼎鼎大名的柳喪彪,什麼場面沒見過?什麼場子沒跑過?什麼瘋子沒遇過?區區一枚蟑螂豈能在我頭上拉屎?這真是天大的笑話。

  不過話說回來,這位強哥先生身形狀碩,看得出來牠是勞動階級的阿比朋友(平常喝維士比的那種職業) 。除了看起來力氣大到可以搬的起一隻死老鼠之外,那頭上兩根不討喜的鬚鬚兒長到好像可以拿來釣魚了,總之就是非常不低調的出現在我的浴室裡。

  

  當然我仍舊非常鎮定冷靜的為著生活來洗身軀,因為此時此刻我真的不想為了區區一隻臭蟲就很蠢的滿身泡沫衝去樓下叫我阿嬤上來幫我抄牠的家(但老實說如果穿著衣服我會不孝的這麼做) 。反正我們就井水不犯河水,你逛你的馬桶蓋,我洗我的熱水澡,我心裡是這麼天真的這麼認為。但人生嘛~怎可能事事盡如人意?就好像平日下午都死的不見蹤影的弟弟偏偏會在你帶馬子回家嘿咻的那天突然乖巧的回家寫功課;就好像365天從來不點名的歷史老師碼的逼剛好在你兩百年翹一次課的那天點名;就好像你請病假的那天正好白昕惠來做校園訪問而且還只穿最近代言的薄紗內衣。總之一切都是那麼的剛巧,我碰上了曾經在總統府站過衛兵的強哥,一隻完全不怕生人的俏皮強哥。

  牠很俏皮又不安份的一步一步靠近我,由此我真的看的出來牠是對於一切事物都有著強烈企圖心的牡羊座,但當然也不排除牠可能正在跟自己的弟兄打賭敢靠我多近;不管原因是什麼,牠的舉動都正一點一滴的挑戰著我的底限,我想那感覺應該就像滿身揹著炸彈的恐怖份子正一步步的逼近你一樣的令人感到崩潰。

  「冷靜!我要冷靜!」我深呼吸了一口氣,試圖平靜我紛亂的心情。

  「區區一隻臭蟲,嚇不倒我滴!」我摀著心口堅強的告訴自己。 (也不過就是一隻蟑螂而已,有必要弄得像在播花系列嗎?)

  我勉勵著自己,心裡想著"那也不過就是蟑螂而已,牠能怎麼樣?"。是啊!說起來,牠真的也不過就是一隻蟑螂而已,牠能怎麼著?......"只要不是會飛的蟑螂,哼,我根本就不怕!"

  給了自己信心喊話之後,我拿起塑膠拖鞋準備發射飛彈攻擊,心中默禱的是"拜託不要是會飛的!拜託不要是會飛的!".........正所謂,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我相信老天接下來是想要指派讓我去拯救地球的任務,否則那名強哥怎麼會在我的飛彈攻擊之下,"啪嚓!"的打開像浴火鳳凰那麼大的翅膀,一陣奸笑的朝我飛過來,那表情好像是在說"安怎,林北就是會飛啦!看三小啦幹!"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激咬著膚脂,那淺淺的齒痕印著淡粉紅的瘀青,急著為迷離的那晚留下證據。

  空虛不停的啃噬著寂寞的邊緣,隨著抽插的次數交疊在內心深處,那快感席捲而來的是曾經相愛的畫面:一幕幕、一次次,當愛液染溼了床褥,聲聲喘息完結了你我的汗水,我蜷縮在你懷裡的滿滿愛意。

 

 

  
  清晨,
  一切夢醒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台北市開車妳必須有相當程度的EQ,否則時而衝撞安全島或是路上的老人也不過是另一種發洩的方式而已。

  通常那種不守交通規則的人其實我倒覺得還好,因為頂多一句幹拎涼就可以解決了。他們的錯也不過就是冒失的從小巷中竄出或是蠻橫的從慢車道切過來,這種怨氣絕對不會比遇到木星來的外星人來的濃烈。

  他們通常開恬蝓車。在他們的人生字典裡沒有"高速"、"速度",或是"快一點"、"最低限速"等等的字樣;他們的人生宗旨就是開慢車。他們從小到大唯一聽過的童話故事就是龜兔賽跑,而且最後的結果是烏龜贏了......所以他們堅信龜爬才是真正的王道,於是他們在大街小巷都用恬蝓爬的速度行駛。起先妳會以為他前方也許是因為有老人推著破爛車通過,所以慢了他的速度,但過了二個世紀之後妳身上長滿了蜘蛛網,或是世界又輪迴了一次石器時代驚覺自己只通過了兩個輪子轉動的距離,妳才會發現推破爛的老人早就投胎三世了,但恬蝓車卻因為自己的人生宗旨而堅持行駛恬蝓的速度。這時候如果後面又有幾台車貼了上來,妳就衰小了......明明就不是因為妳才會造成整條巷道的堵塞,妳卻要背負這樣的罪名,因為後面的車會叭妳......就好像妳硬是擠進一台擠滿人的電梯,但卻有個缺德鬼在妳進來的那瞬間放了個屁:此時屁味四溢,大家都怒視著妳,妳只能啞巴吃黃蓮有苦說不出。這種感覺我想只有威龍闖天關裡面那個何汝大大人才能深刻體會:明明最後一次是山西布政放的屁,他卻揹了個"在公堂之上,檢點一點嘛!"的黑鍋,你說他悶不悶?這時候妳迫不得已,只好也跟著後面的車叭個不停以示自己的清白。但是佛家有云,每按一次喇叭就好比殺生一樣的罪孽深重,我想外星恬蝓人的目的就是故意要讓我們能多造孽就多造孽、能多造口業就多造口業,這樣以後天堂才不會這麼擠,他才能舒適點享受他往生後的人生。目的達成之後,他果然心機重的突然加速擺脫擁擠的巷道車陣,留下一堆造了孽跟造了口業的人。

  這是他們整人方法的其中之一,還有另外一種也讓人恨的想衝去他家把他媽媽妹妹賣去南洋做九世野雞:台北人一向都是一秒鐘幾十萬上下,等紅燈這種費時費力的事兒當然是能省則省,所以我想搶個黃燈其實也是很合邏輯的。但是倘若你偏偏在搶黃燈的那神聖時刻遇上恬蝓車,那麼我只能說你該去看看家中祖墳是否種在糞坑上了!.................當你眼看路口的號誌就要閃成黃燈了,這時候你也許會比林志玲她的新婚老公在洞房花燭夜那晚還要猴急的想要快速通過好似在催魂的黃燈。這時你前面剛好有一台車,用著"嘻嘻~來追我呀~"的速度挑逗著你,好像他要闖黃燈一般的要你跟隨他的腳步。結果想也沒想到,前面那台車卻臨陣脫逃般的在停止線前"嘰~"踩了個煞車...........沒錯!那台正是恬蝓車!那台確確實實就是滿肚子想著要怎麼讓人造更多孽的恬蝓車!

  你不但要承受在林志玲已經脫光衣服張開大腿的情況下被警察以貪污罪名起訴並硬是壓你去看守所的煎熬與痛苦,還要小心這個突如其來的驚喜可能會導致1.跟你老二一樣沒力的心臟突然停止2.坐在副駕本來打算這個月給你調薪的老闆會跟你的擋風玻璃來個「第一次的親密接觸」,然後你要調薪可能得等七世輪迴以後吧!3.你的口業又造的更多了,業障也更深了,以後可能不是割舌這麼簡單就可以解決的了........




  最後滿清三大整人絕招之三—「恬蝓車過隧道」

  如果哪天你在隧道遇到恬蝓車,那麼我建議你那天最好過馬路小心踩到狗屎、走騎樓小心被招牌砸死、嫖妓小心被愛滋毒死......因為除了衰神不小心愛上你硬要跟著你這個原因,我實在想不出來還有什麼更衰的理由讓你在隧道遇上恬蝓車。

  隧道不能超車的基本常識我想大家都有,也因此每當要進隧道之前我總會小心物色前面哪輛車比較不像恬蝓車,以免進了隧道之後墮入無底深淵。但是狡詐如恬蝓,他來地球的任務就是要散播造孽種子好讓地球人即早滅亡.......在還沒進隧道前他會先假裝正常,但是一進隧道之後,卻會用連寄居蟹都換了三萬兩千四百八十六萬次殼還比他早出隧道的速度來讓你失去理智,然後無意識的砍斷雙手讓自己終身無法開車或是當下就在駕駛座上剖開自己的腦袋看自己的判斷系統是不是出了什麼損壞。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世界變遷的速度太快,快的簡直要讓我停住呼吸。
 

 

紐約地鐵站裡等候列車的流浪漢在咬著剛從垃圾桶翻倒出來的半個漢堡;第五大道

上一個身穿山茶花套裝的貴婦正牽著她心愛的貴賓狗在溜達;一對小情侶在巴黎香

榭的櫥窗外指著那看起來柔軟的金邊床組;五十六歲的傑森一手緊抓著攀岩繩索,

一邊擦著烈陽下的汗滴.........

 

你緊握住我的手,奮力挺進我的身體,並且讓我親咬著你那像孩子般的低吟。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