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雙手沒有停止過游移。既使酒酣耳熱。

  他們假扮起陌生人,從熟悉到陌生,再從陌生到靠近,然後醉眼迷濛的互相親吻。


  「還記得我是誰嗎?」她淺笑的眉間吐露著蠱惑人心的性感,使壞的隨著慢板音樂搖動著雙臀;然後安靜的任由後方擁抱她的男人,從乳尖挑逗的一路愛撫著,甚至滑落到溼潤的陰蒂。


  「我不記得妳是誰,那男人從唇間吐出薄荷甜酒的香氣, 「但妳是我的。」



  就在黑暗舞池的那個角落,他毫不避諱的挺進她身體的最深處。也許是因為帶了酒意,那侵略式的情感,連同抽插的速度,湧進了她的體內。酒吧的音樂纏繞著她的呻吟........舞池裡一雙雙忘情舞動的曲線,順著她滿溢的愛戀洩流,染濕了身上那件紅色性感短裙。


  「寶貝,十週年紀念快樂.....」男人在她的耳邊輕柔的低語。她轉身親暱的摟著那男人,


  「我已經開始期待,明年的第十一週年紀念,你打算變什麼把戲了。」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