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之前還在為某網站寫文時,創作的一篇小品。

  原由是當時的站長夜影因為公差,前往內地多日。約定回台的日期已經超過了幾天,都尚未與我聯繫,料想可能是在"胸"險的環境裡遭遇不測了。為了表達我的關心,於是隨手寫了這篇小品給夜影,希望他能從波濤"胸"湧的險惡之"蒂" ,平安歸來。

  文內主角即是在宅男、網路界名氣響叮噹的一劍浣春秋劍大.....與站長夜影大。我想只要是同道中人應該都知道這兩位是何許人也,在此我就不多做解說了。




**************************************************

《失蹤》





  急促的呼吸聲劃破死寂的黑夜,一名男子懷裡緊抱著那疊殘破的牛皮紙袋,沒了命似的不停往教堂的方向奔跑。



  砰咚! 好大一聲巨響,教堂的厚重木門應聲而開,那男子毫不顧忌深夜的寧靜,在他的大肆破壞下已經扭曲變形,任由自己那顫抖的腳步聲迴盪在整間教堂裡。

  他慌亂的跌倒又爬起,恐懼的神情從瞳孔蔓延至全身,最後幾乎是以爬行的方式,無助的跪在那毫無生氣,沒有任何表情的耶穌十字架下方。


  「仁慈的天父啊!感謝您給予我們最好的食物、最溫暖的家庭,願您赦免我們無止境的愚昧,願您帶領愚蠢的世人走向康莊大道,免除所有苦痛。」男子看起來狼狽不堪。溼透了的深色羊毛大衣,讓原本就已經晦暗的氣氛更顯沉重。



  黑色的風把教堂上的彩色鑲嵌玻璃吹的格格作響,玻璃上的聖女圖在昏暗的燭光裡卻顯得異常的鮮豔,對比滿的好像要流出血來。那一雙雙的視線,好似活靈活現的緊盯著他。甚至那眼神中帶著嘲謔的意味,期待著什麼樣的惡靈降臨在這個亦邪亦正的空間裡,好將他那罪惡的肉體生吞活剝。



  這名男子,卡羅耶‧夜影,全身放肆的發抖,嘴裡卻仍舊不停的唸著禱詞。



  「仁慈的天父,請求您赦免我的罪……」






  砰!




  不知道從哪裡的角度竄出一聲劇烈的槍響,那彈孔不偏不倚的印上了卡羅耶‧夜影的額頭。幻動的笑聲似從教堂裡的每個圖畫中傳出,好像早料出了這樣的佈局。

  深深的黑暗裡一名紅色的影子,伴隨著規律且從容的腳步聲出現。他彷彿不屑沾染那磁磚地板上,迅速散開的紅色血跡似的,那腳步在屍體周圍沒有渲染到血液的地方停了下來。聖卡爾迪斯‧一劍,俐落的伸出戴了皮手套的右手,輕鬆的取走了夜影懷中緊抱著的牛皮紙袋,對著屍體低吟:




















     「幹,我珍藏的波多野結衣原版無碼片也敢借了不還!」















是號稱相似度百分之八十的志玲姐姐耶~

難怪會惹來殺身之禍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