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雙臂膀有力的緊緊擁抱著她的想念,而陰莖也硬挺的深深抽插著她的迷戀。

  他說著愛她。說了自己有多渴求她。那一字一句都像是滂沱大雪中,唯一能夠讓她卑微取暖的火堆。


  她甚至信以為真。


  就好像信奉天神般的虔誠。她就這麼捧著那僅僅是激情嗎啡混合出的情感,喋喋不休的反覆背誦著與他的那幾個美好的夜晚回憶。

  她以為那就是愛,但那不過就是男人的狩獵遊戲。 那遊戲殘忍又嗜血:男人們拿著削磨著光亮矛頭的武器,絲毫沒有憐憫之心的對著無知的羊群投擲尖器。他們無視小羊們那雪白皮毛上所滲透出的鮮血。那一點一滴的血紅緩慢的渲染著她自以為是的美好回憶,但那畫面永遠是沒穿衣服的比穿著衣服的多。



  「我愛妳,親愛的,請相信我是愛妳的。」


  男人總在小羊們發覺痛楚的時候,用上了毒的蜂蜜塗抹她們的傷口,然後依舊挺起那不忠的陰莖,抽插著她們的疑惑。她們質疑的問題越多,他們撞擊著陰核的力道就越大。因為他們知道那破綻會越來越多,而這段對於他們來說,僅僅是用來發洩壓力的關係,能維持的時間也越來越短。

  於是他貪婪的舔舐著她乳頭。像是不願意浪費她身上任何一滴新鮮,無恥的吸吮著香甜的淫液。那原本早就屬於別人的陰莖,腫脹的充斥在她一心只願意為了他開啟的身體....


  充滿謊言的精蟲發洩在看似純潔的乳白色液體裡,只是再巨大的謊言也掩飾不了男人忘了脫下的結婚戒指。





  天真的小羊再傻,也不該學著怎麼自己騙自己。





僅以此文獻給我的好友


明知錯而行,那並不是愛情
只是害怕寂寞的一種懦弱

我們已經是可以勇敢去選擇的年紀了
怎麼好再讓自己墮入無底深淵?


所以,
請妳勇敢拒絕

 那愛情的獵殺者。


妳純淨的花瓣,
只該讓真正懂得去珍惜的人撫摸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