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女孩的睫毛很長,微彎的角度剛剛好搔的他臉頰很癢。


  空氣裡散發著高雅清淡的鳶尾花香,結伴的卻是氛圍中濕熱火辣的激情,那強烈的對比卻止不住需索無度的親吻;一遍又一遍,一次又一次,好像他只想讓時間永遠停止在這一刻,好像他只希望這女孩能永遠屬於他的臂彎。

  當汗滴從他的鬢角45度滑下, 女孩疼惜的替他抹去。於是他徹底愛上女孩。

  或許這麼說起來,一點也沒錯,因為愛從來不需要任何理由與原因。有時候只是因為寂寞了,所以愛上一個人;有時候只是因為不想繼續空虛的手淫,所以愛上一個人;有時候只是因為你說的笑話她總是捧場的大笑,所以愛上一個人;有時候只是因為她的一個溫暖的微笑,所以愛上一個人。


  於是他像是吸食了毒品般的癮君子,瘋狂的佔有著女孩。那每一吋肌膚的碰觸,每一個濕熱的擁抱,都徹底的融化了他心裡的所有暗角。那一刻的他,感覺自己長久以來缺少的那一塊,終於補了回來。



  清晨醒來,陽光灑在透紗的窗簾上,映出很柔和的金黃色。窗外清楚的天空藍,飛過了幾隻忙碌小麻雀,他的女孩卻消失在空氣裡。他試圖用宿醉的頭腦冷靜思考與搜尋著,那女孩留下的任何蛛絲馬跡,卻只看見了床頭邊的幾罐空酒瓶,還有散落一地的大麻香菸。



  「是夢啊...」,他坐起了身搖搖頭,看著窗外的那幾朵,開的漂亮的紫色鳶尾花。







 

461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