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著香檳酒杯,他打著KENZO的花俏領帶。身上的西裝剪裁合身,毫不掩飾那厚實胸肌的欲滴誘惑,穿梭在一雙雙垂涎的眼神中。那是女人性渴求的慾望。

說他是社交界的金童一點也不為過。擁有一間自手創立的公關公司,總是不放過任何時尚派對的參予。他除了擁有足以媚惑女人的面孔,也具備了清晰的商業頭腦,可不像那些企業家二代的紈絝小開,僅僅是身在靡金世界的活塞機器,每天生活在酒池肉林。

今天是他的大日子,他在上海與內地活動工程最大龍頭的結盟酒會,也是上海分公司正式成立的大喜之日。能奮鬥至今,也算是一路艱辛含淚走來,甚至曾經也面臨結束苦心經營的一切。只是很多真理是亙古不變,才能之人只要肯努力,總會有屬於他發光發熱的舞台。他成功了,尤其是經過先前的失敗,他更懂得如何守成維持,步步謹慎穩腳的前進。

伴隨著媒體鎂光燈的閃耀,在喝下第一口香檳的霎那,腦海中閃過的是她。吞下的滑順氣泡,把心中那抹閃過的遺憾與悲傷壓下了胸腔,他已經是成年人了,很懂得如何使用理性來控制體內蠢蠢欲動的感性。


一整天的忙碌宴會結束後,他解開了襯衫上的三顆鈕釦,舒適的半躺在 FENDI CASA  紅色沙發,客廳播放的是他慣聽的R&B。一名身材姣好的走秀模特兒褪盡衣衫,僅剩下遮掩不住女人香的黑色絲質襯衣。

模特兒的CHANEL口紅味讓他發狂的親吻。右手由堅挺的雙峰一路延伸至私密地帶,濕潤的禁地更讓他沉浸在此刻的慾望。他與這個今天才結識的女人瘋狂的做了一場愛,那女人大口的喘著呼吸,最後是躺在單人睡的雙人床上。

『想喝點什麼嗎?我去買。』他捏了捏女人的鼻尖,落了點疼惜在指頭。『感覺不錯,也許還有機會發展下去』他心裡正這麼想著......『除了礦泉水吧!其他都行。喝白開水呀,最無趣了!』

霎時愣了愣,他應了聲好,也收回剛才的念頭。他喜歡,愛喝礦泉水的那個女孩。


思緒從他離開家門到走進便利商店都沒停過。商店門口出現了他與她蹲坐在商店階梯上開心的吃著泡麵的記憶幻影。天冷的那時候,他們就只是牽著手而已,牽著手坐在便利商店的門口而已,卻讓整個世界的聲音都沉澱,只剩下彼此的笑聲。

出了便利商店,走近家門口拿了鑰匙準備開門。抬起手,才發現拿的是一瓶礦泉水。



『妳走吧。』撿拾起散亂一地的衣物,他不顧女模眼神中的憤怒,在送走她之後,頹然喪氣的跌坐在沙發。現在看得到的一切,獲得的一切、成就的一切,他像是空抓在手,因為少了與她分享。他只想與她分享,他只想帶著她訂位101最高的氣氛餐廳用餐,他只想帶著她享受最浪漫的北海道行程。他只想她,他只要她,他只希望能再見她。

感性在腦海中失控爆炸,他的眼淚澆不熄瘋狂的想念。如果她是死了,也許他更容易心死一點,但事實卻是相反.......明明距離近在咫尺,他卻很清楚的知道,她的心,再也回不到他身上。那感覺就好似古時的凌遲處死,一刀一剮的慢慢讓他痛楚致死.....


隔天晚上的慶功招待會,他刻意放任自己酩酊大醉。在紙醉金迷的朦朧視線裡,她突然豔冠群芳的出現在他眼前。四周的吵雜聲霎時呈現真空狀態,他只聽見她的笑聲,只看見她的笑容............只在牽起她的手的霎那間,感受到熟悉的溫度傳遞至掛滿淚痕的心房。而後一陣酒精作祟,無意識的醉倒在喧鬧的花花世界。


這是他第一百三十二次,醉臥在陌生女子的懷裡。


 


(如果覺得寫得不錯,記得給個可愛的推推喔!)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