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鬼女集中營』是一部片名瞎到爆炸,但卻好看到閃尿的港片,講的是香港民眾因為被日軍攻佔而過著水深火熱的日子。裡面主角之一雖然有囉唆唐三奘羅家英這個搞笑派,但其實這部電影還不用看完就會讓人淚流滿面,每次看完這片都會覺得現在日本女人被幹的影片放給全世界的人觀賞也只是剛好而已,因為這不過是他們種什麼因就得什麼果。以前日本軍人見人就殺見女人就姦,老一輩的回憶起來個個都還是氣的牙癢癢的,他們也許永遠不能理解我們現在的哈日到底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態。


  有人說,上一代的仇恨,就留在上一代吧!

  但是,殺父姦母的仇恨,真的是猶如佛道家的一句信念"放下心中的仇恨"這麼簡單就可以消散的嗎?只不過是幸運的我們並不生在如此動盪的時代,但這並不代表過去的一切殘忍是可以用橡皮擦輕易塗改的。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一到凌晨三點,村子的街道上就傳來窸窸窣窣的吵鬧聲。不過若非是我從小就耳力驚人,這點聲響其實也不足以吵醒那些作息規律的村人們。只是今天的吵鬧聲比昨天的又增加了一倍,我皺著眉頭翻起了棉被下床往窗外察看。

  『嗚呃....』也許是那景象太過詭異,我下意識的摀住了自己的嘴巴,怕驚動了些什麼。只是為什麼村裡的老人們要在這個時間魚貫卻井然有序的往村尾的方向行進,而且雖然個個都低著頭,卻隱隱能感覺到他們之間穿插著難以言喻的歡愉興奮。我二話不說拉了外套就往門外狂奔,躡手躡腳的跟在隊伍的最後邊。

  『來來來,今天大優待,買一小時送半小時!』村尾的養雞場旁邊不曉得什麼時候蓋了座像是馬戲團表演的大帳棚,入口處站了一個穿著小丑戲服像是團長的男人,手上還拿了個漂亮又別緻的木頭珠寶盒,老人們一個個雀躍不已的交頭接耳,而欲進入帳棚的老人們都必須先聞聞珠寶盒,奇怪的是珠寶盒還會閃出藍藍的光。


  好奇心的驅使下我繞到帳棚的後方,弄破個小洞直往裡邊瞧,裡面的景象讓我瞠目結舌了好一會:許許多多的年輕男女不停的交歡著,而且仔細瞧一瞧,還會發現那些面孔都似曾相識。


 『咦?!那不是隔壁王仔他阿嬤年輕的時候嗎!!』

 『哇靠!李伯伯年輕的時候還真帥啊!』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Sep 05 Mon 2005 14:17
  • 感染





在此,我只想用「操你祖宗十八代」來形容『感染』這部片子。也許大家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會略微認為我用詞粗俗了點,但倘若你也跟我一樣花了兩百七十元看了一部鬼娃娃花子跟它比起來劇情以及恐怖程度都來的豐富精采個一百倍左右的爛片時,我相信各位可能不是像我這麼簡單只是嘴上問候他的列祖列宗而已,應該已經殺去他家下至八歲的女兒上至八十歲的老木都不放過的抄家滅族(譬如把他女兒賣去南洋當獄妓,重點是自己還會先驗過貨)。

我真是不懂現在都已經是什麼時代了,為什麼還有人可以拍的出這麼瞎到連青瞑的人看了都覺得自己又瞎的更厲害的瞎片?難道電影公司的老闆是個還在強褓中嗷嗷待哺的嬰兒或是智能不足的弱智而因此在看完這個提案之後覺得很恐怖嗎?難道他拍攝完畢之後在邀請親朋好友前來賞析的過程當中都沒有任何人勸戒他停止做出這種會讓家族蒙羞的事情嗎?

這部片的編劇我個人認為他根本就是鄭文華在日本的分身(諸如這麼大一間醫院卻只有五個病人三個醫生四個護士,這不就跟在龍捲風裡商場上永遠只有那幾個死人集團一樣嗎?)

總之這部片真的是瞎到最高點。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世界變遷的速度太快,快的簡直要讓我停住呼吸。
 

 

紐約地鐵站裡等候列車的流浪漢在咬著剛從垃圾桶翻倒出來的半個漢堡;第五大道

上一個身穿山茶花套裝的貴婦正牽著她心愛的貴賓狗在溜達;一對小情侶在巴黎香

榭的櫥窗外指著那看起來柔軟的金邊床組;五十六歲的傑森一手緊抓著攀岩繩索,

一邊擦著烈陽下的汗滴.........

 

你緊握住我的手,奮力挺進我的身體,並且讓我親咬著你那像孩子般的低吟。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怎麼辦怎麼辦,我的膽子跟我的胸部一樣越變越小,到底是因為年紀越來越大的關係還是夏天到了?


禮拜六我跟茲掰阿妮去看『恐怖蠟像館』(http://www.starblvd.com/activity/HouseOfWax/index.html),雖然要去看之前大體就知道大概是類似那種德州電鋸殺人狂的血腥片,但我們還是興致勃勃的去看了,很明顯我就是想挑戰自己膽囊的極限到底在哪裡,因為我實在受夠了周邊朋友不斷嘲笑我惡人沒膽,明明年輕的時候大家都叫我崔大膽的,看看我以前夜半一個人遊古屋的勇氣就知道我的大膽在內湖區是排第一名的。

但是我不知道是被什麼膽小厲鬼附身,電影還沒開演我就整個人緊緊抓著茲掰阿妮的手臂,電影開始三分之一左右其實我真的很想掉頭就走;中途驚聲鬼叫的也讓茲掰阿妮覺得我很吵,我還稍稍隱忍了一下以免等下她一發起火來就不讓我黏在她手臂上,到時我一個人可能就只有灑尿在椅子上的份了吧!

電影散場之後我被她罵沒種的次數可能有一篇金剛經那麼多,我很擔心我又會失去了一個可以陪我看鬼片的好姊妹,因為我已經失去鹹濕阿溫了,我不能再失去茲掰阿妮,不管她有多茲掰........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放掉手中的線 


剎那間,妳遠的看不見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深夜的歌曲裡傳來寂寞的琴鍵敲擊聲
我酸酸的難過裡想起妳曾經說過的話
閉上眼睛仔細推敲 那神情是否閃爍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打開冰箱 我把對妳的思念


                    壓在保鮮室的最裡面。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Mar 14 Mon 2005 13:07
  • 離別





一直到現在都還是會
想要緊緊摟住妳的髮香

只是我的抽屜已經裝不下
妳溢出的背叛。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天藍色的海平線一路蔓延在她的視網膜裡,暖金色的陽光點綴在海平面的折射中,顯的美麗又刺眼。

  長髮隨著海風飄散在充滿鹹味的空氣裡,細緻的臉蛋卻畫上了幾抹哀愁。托著腮幫子,看著路上成雙成對的情侶...........她眨了眨漂亮的眼睛,為的是想掩飾在眶裡打轉的淚水。


  『當初沒有這麼做就好了!』
她說的懊悔不已,淚滴"啪答"一聲,清楚的跟石墩撞擊。


  為了不再觸景傷情,她決定漫步離開這裡。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