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號,星期五。午夜十二點。


  約翰頹圮並步伐潦倒的走在濕冷的紐約街頭。他看著金碧輝煌的玻璃櫥窗....寒冷的天氣並沒有使他忘懷妻兒三個小時前慘遭殺害的錐心之痛。

  他後悔招惹了黑手黨,只因為一件小小的毒品運輸....他不該笨的去貪圖那份高額獎金,但是最可惡的是FBI裡有警員收賄供出他的一切。等到當他沾沾自喜的拿著獎金準備回去給家人驚喜的同時,他看見了赤裸且不堪的妻子額頭上那清楚的彈孔,以及七歲的兒子背上的泊泊鮮血....客廳桌上的顯眼黃色牛皮紙袋裡面裝的是一卷錄影帶,內容是妻子死前被三位大漢的凌虐慘狀及兒子尖聲哭喊的淒厲。


  白色的紙條上寫的是:這樣,就夠了!

 



  還有什麼是比至親至愛受到無比傷害還要痛不欲生?


  站在警局前,他舉起手中的桶子由上往下的任由不明液體浸濕他的身體。"轟"的一聲,擦出的火花瞬間在身上燃燒.......


  瞬間解脫的美麗,只有焚燒的雙眼才看的到。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