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一個心理變態。

  他喜愛看到女性因為他露出生殖器的舉動而驚恐的表情。



  跟蹤了他一年,我熟悉他的犯案時間及習慣地點。

  為什麼跟蹤?



  因為在無意間,我愛上他。



  大概也是因為我的血液裡流著變態因子。

  但當我看著斯文面孔的他在老人院裡細聲呵護著年邁的母親時,

  我相信他只是宣洩方式與人不同........畢竟他是如此特別。



  我欣賞他尋找獵物的眼光、崇拜他打開大衣露出生殖器的勇氣、分享他得逞後歡欣的氣氛。

  我真的覺得我更愛他了。



  某日在他尋找獵物的當兒,我走上前去。

  他像是即將得到糖果的小孩般興奮,"刷"的一聲熟練的對著我打開大衣。

  我面無表情的告訴他"做我的男人,好嗎?"

  他點頭答應了這個第一次讓他錯愕的女孩。



  交往一切都這麼順利.........直到有一天夜裡,我從睡夢中驚醒。

  我看見他拿著鋸子正支解我的雙腳。

  他愉快的告訴我,他習慣對最愛的人這麼做.....

  這時我才明白,為何他的母親單獨住在老人院。



  我竟也感到愉悅........快感一波一波的推擠我的痛楚。





  淹沒。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