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的一聲,新郎額頭上的彈孔漸漸在鮮血的詮釋之下變的淺顯易懂,白到刺眼的結婚禮服也在鮮紅色的渲染下顯的繽紛了起來......身邊的親友群們成傘狀的快速散開並尖叫哭喊,當然包括最無辜的新娘。





  *********


  儘管眾人再怎麼不懂美麗又開朗的她當初為何會捨棄那位高材生男友而選擇一點也不起眼的他,他們卻硬是交往了兩年,並在那天定下了終生的婚約。萬萬想不到新婚生活開始的一個鐘頭,即宣告結束。這也許是另一種表達速食愛情的方法...

  悲慟不以的她舉著維艱的腳步慢慢走進了一間咖啡館,西裝筆挺的那名男子拿出信封袋並遞給受盡煎熬的白色臉頰,並輕輕的補上一句:『趙太太,這是你先生的保險理賠支票,總數是3000萬台幣。』





  *********


  回到家,她面無表情的打開那本塵封二年的日記,翻開最後一頁讀著文字:「的確,他假藉來我家幫我清除電腦病毒的名義而強暴了我,但倘若我看著他為此服刑二十年,我能因此而得到什麼?朋友同事家人們或同情或異樣或議論紛紛的眼光?」



  兩年的復仇計畫並不是太長,so誰說保險的功能只有保障?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