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jpg  
2006 in Paris.




 

  夜晚的艾菲爾鐵塔散發著一種令人迷醉的白葡萄酒味,腳下灰咖啡色的磚石路有點起伏不平,我半顛著腳走著。


  可能因為是初夏的關係,巴黎的顏色難得換上一席如蟬翼般薄透的澄淨......沒有厚重的香水味,也沒有濃妝豔抹的色調;就像未施脂粉的十七八歲少女,剛洗完長髮那有些濕漉漉的後頸,晶瑩到讓人必須忍著內心想要伸手撫摸的衝動。

  透過指頭與指頭之間的夜幕漸漸爬進深沉,一個穿著紅色格子長裙的女孩,跟我一樣半顛著腳走著。她看起來像是在計算著什麼。我好奇的停下了腳步,用一種像是凝望著的角度,卻又不敢過度明目張膽的方向看著她。

  她的確是在計算著。她一邊算著,也一邊撥了撥那短到不行的頭髮。如果要形容她那頭髮的長度,我猜大約是兩朵迎著陽光的向日葵,併攏在一起的長度吧!


  「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我幾乎是屏住呼吸的聽著她從不遠的前方傳來的細數聲,深怕錯過一絲一毫的線索似的謹慎。

  「二....十...九!到了!」那女孩停了下來,正好停在那一排的最後一片灰咖啡色的磚石,而磚石的旁邊正好是栽種路樹的土壤。



  女孩蹲了下來,並且從背包裡拿出了一把小鏟子,小心翼翼的開始挖掘那一小塊土壤。沒多久的時間,女孩挖出了一個心型的鐵盒子。鐵盒子裡面裝了些紙紙張張的東西,但因為有些距離,我實在無法分辨得出來那到底是信紙,還是照片。

  女孩像是忍住悲傷似的微微抖動著肩膀,看來那鐵盒子裡的內容物讓她感覺傷心。女孩擦拭了眼角滾落的淚珠,像是斷了線的珍珠項鍊般的淚珠,站起了身。



  不知道為什麼,我像是被一股魔力牽引著似的,忍不住就這樣靜悄悄地跟隨在女孩的身後。女孩一點也沒有察覺我,並且在艾菲爾鐵塔下徘徊著。與其說是徘徊,不如說她似乎是在回憶著些什麼,好像這裡的每一步、每一吋,都有值得她一點一滴仔細去收集、並且吸取的溫暖。

  那些如珍珠般的眼淚,從女孩打開了鐵盒子之後,就一直沒停過。女孩白皙的臉頰上因為淚水的濡濕,倒映出了巴黎那用浪漫點綴出的溫柔。我一時竟忘卻了所有的紳士風度,伸出了右手試著想要抹去女孩臉頰上的淚珠,卻在碰觸她的那瞬間......


  我像是被吸進一條光芒極度耀眼的隧道,但那襲面而來的光束卻不怎麼刺眼。我的身軀被打散成如同塵埃顆粒般的分子,只剩下意識紛擾在這個空間裡。穿透了隧道,我的意識看見了灑落在綠得好像要滿出來的青草上,那如鵝絨般柔軟的陽光。


  一對甜蜜得好似蜜蜂剛採回巢的新鮮蜂蜜般,讓人想要擰起一手甜的年輕戀侶笑鬧翻滾在青草上。不遠處的艾菲爾鐵塔依然盡忠職守的矗立在戀人們的回憶中,年輕戀侶停止了笑鬧,那男孩眼神裡盡是愛戀的凝視著女孩。那女孩長髮及肩,笑起來美得像是落入凡間的維納斯,並穿了件紅格子長裙。



  紅格子長裙?我仔細一看,這紅格子長裙的女孩,就是早先挖掘著鐵盒子的短髮女孩。更令我詫異的是,那男孩與我長得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


  所有回憶像雷擊般的打入我的腦海。女孩柔軟的身體在我緊緊的擁抱裡,我們相偎相依的赤裸著身體。在我屏息又緩慢進入她身體的那一刻,她隱忍著痛苦的微笑著親吻我的臉頰,我的嘴唇。一顆顆汗珠從我額頭滑過,我深怕將絲毫的傷害灌注在女孩身上。但最終取而代之的,是我倆決心相愛至死的靈魂,緊密的貼合在這一世的輪迴中。


  女孩的髮香纏繞著我的眷戀。無論是在巴黎的任何一個角落,我總是無法忍住不去低頭吸吮她的芬芳;我甚至能夠記起自己手紋上每一次觸摸她的滿足,以及那份永遠無法停止的愛。我記起了自己多麼多麼深愛著她。


  我的意識再度穿透了隧道,回到了她的身邊。我跪坐在她的身邊痛哭。那天人永隔的衝擊我暫時無法承受,那曾經相擁許下的承諾我暫時無法忘懷......我再也無法碰觸女孩身上任何一吋我溺愛的溫度,那如同絲緞般光滑的柔軟再也不屬於我。我無法親手將她臉龐上滿溢的淚水拭去;再無法親口告訴她,我此生傾注了多少的力氣,來深愛著她。我們就像是隔著單向透視玻璃的監牢,無論我用著多大的力道吼叫著,試圖引起她的注意,卻整整都是徒勞無功。我只能頹喪地看著她的傷心,卻什麼也不能做。


  她拿起了心型鐵盒,那個在她生日那天,也就是我們車禍的前一天,一起埋在這個我們初相識的艾菲爾鐵塔下的鐵盒。那盒子裡裝滿了我們愛戀彼此的情話,並且約定好十年後要帶著她肚子裡這個讓我們欣喜若狂的結晶,一家人牽著手,一起來發掘這個綿延不絕的幸福。


  她無意間翻開了鐵盒的最底層,那是總愛給她驚喜的我,設計的小小暗層。暗層裡放了一張我們頭靠著頭,並且燦爛笑著的照片。照片的背面寫了一行小小的字:



  「Baby, I  Love You Till The End.」




 



  我們隔著永遠無法觸碰到對方的玻璃,在不同的空間痛哭失聲。







  p.s.此篇用來紀念鬼門開,以及即將到來的情人節。





  延伸閱讀:幻想曲14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