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長的火車售票小姐抬起了頭,看著那個女孩, 輕輕敲碎深夜裡的寂靜,一步一步的靠近。

  那女孩哭著。留下了兩滴傷心的眼淚,在木頭的售票櫃檯上,散開.......然後滲入密綿的木頭纖維裡。





  「想要去哪呢?」售票小姐推了推眼鏡,好像這畫面已經見怪不怪似的問。

 

 


  「我想去一個,沒有難過的地方。」

 


 

 

 


  「34塊半,謝謝。」售票小姐熟練的在車票上蓋了章,收了錢,撕下了票卷。

 


  月台上沒有人,列車也以非常緩慢的速度進站。深夜的空氣裡有一股哀傷的味道,搭配了寂寞的佐料,調味出令人難以下嚥的孤單。女孩玩弄著回憶,在沉寂的氛圍裡等候著。

 

 

  上了車,遠處的座位有個男孩。男孩的座位邊,及旁邊的位置,放滿了像是陳年記憶的舊行李。那男孩什麼也沒做,只是一動也不動的望著窗外。一直到女孩傷心的哭出了聲音,那男孩才像是從夢中驚醒了一般,有了意識。他從遠處看著那傷心的女孩,好像看到也曾經試圖尋找一個沒有傷心難過地方的那個自己。

  男孩拿出了手帕,把原本堆積在身邊走道的一些舊行李給拋出窗外,走出自己的座位,靠近了女孩。



  「等等過了那個山洞,會有一大片藍色的海,她叫戀海。那是很特別的海,有兩種不同的顏色,」男孩自顧自的介紹了起來,也不管流著淚的女孩,是不是在聽。「是很久以前,那個村莊有兩個很相愛的人,因為家庭背景還有階級的不同,被迫分開。」

  女孩的注意力,稍微有些被轉移了。「然後呢?」女孩問。



  「然後這兩個相愛的人,因為實在無法分開,就在某個晴朗的天氣,一起牽著手投海自盡了。一直到他們窒息的那一刻,兩人都還是緊緊的擁抱在一起。天神感念他們這麼相愛,於是讓他們守護這片戀海。」故事說完,剛好過了山洞。柔軟陽光灑在戀海上,顯得一片波光粼粼,好像那對戀人終於能夠廝守的欣喜眼淚。男孩指著戀海說,「淺藍的是女孩,深藍的是男孩,好像永遠擁抱在一起的感覺。」


  女孩原本流著的眼淚,停了下來,開始聽著男孩說了許多的故事。 慢慢的,女孩開始停止了傷心,靜靜的看著窗外。有時候會經過美麗的山林,有時候會遇到可愛的小屋。還有夜晚的時候,那近的好像就在指邊的北斗七星.........男孩逐漸建立了許多跟女孩的回憶。


  直到某天,女孩再也不難過了。她拿起了自己的行李,跟男孩說了再見,然後下了車。以為那女孩就是他終點的男孩,也匆忙拿著行李就下車了。只是站在空無一人的月台邊,男孩始終沒有找到女孩的身影。






=================================



  年長的火車售票小姐抬起了頭,看著那個男孩, 輕輕敲碎深夜裡的寂靜,一步一步的靠近。

  那男孩沉默著。留下兩滴想念的眼淚,在木頭的售票櫃檯上,散開.......然後滲入密綿的木頭
纖維裡。





  「想要去哪呢?」售票小姐低下了頭,用著好像已經習以為常的表情問。

 

 


  「我想去一個,不用離別的地方。」

 


 

 

 


  「抱歉,」售票小姐抬起了頭,用著毫無歉意的眼神說,



  「這種永遠到不了的地方,本列車不行駛。」

 





  延伸閱讀:幻想曲13 ─ 我們做愛好嗎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