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29 13:20



  人說"歹年冬,厚蕭狼",但是說也奇怪,這種黏呼呼的夏天瘋子卻也是特別多。

  話說昨天中午跟老搞們吃完飯(媽請原諒我),傍晚我就帶小堂弟一起去華納找陳小羽會合。就在101松智路我們正左轉世貿2館停車場那條很小的雙巷道時,對向的左車道有一台大遊覽車搶著右轉進一樣那條很小的雙巷道。雖然我們轉到一半,但是遊覽車這麼大一台,要搶也搶不過他。所以也只好停下來等他轉過去。說時遲那時快,對向的右車道突然一台三菱的黑色轎車從約1百公尺處疾駛而來,"嗶嗶嗶~嗶~~~"的喇叭聲按的非常急促又催魂,在逼近我們近30公分處才緊急煞車的停下來,那1秒鐘的時間內,我真的甚至以為他會撞上來的尖叫了起來,他整個就是非常故意。

  當他停下來之後,我們都非常的氣憤。我還驚魂未甫的說"幹拎娘係壘衝啥小!",當然我只有罵在自己嘴裡。但是我那個"衝啥小"都還沒講完,驚嘆號都還沒出來,年輕氣盛的小堂弟已經搖下車窗送給對方一個國際禮儀手勢,也就是段家一陽指神功.....

  送完禮之後,那個肇禍起因的該死遊覽車也擋路完畢,我們也順利左轉,但是那輛黑色三菱卻不善罷甘休,油門催了就追了上來還在小小的雙巷道裡從左側鱉我們的車,並搖下車窗幹樵"沒你是在比殺小啦?",小堂弟也不甘示弱的跟他對罵了起來,對方最後丟下一句"好膽你給我停下來!",就把車插在我們前面停了下來,兇理巴雞的甩車門下了車就往我們這邊走過來。

  小堂弟二話不說,也把車停了下來,兩個人就在車門邊嗆來嗆去,對方推了推小堂弟,還非常跳躍的作勢拿起手機打電話,邊說"等下你就不要給我跪下道歉!" ,還一邊臭幹爛樵並大聲的唸出小堂弟的車牌,火氣之大讓我以為他月經連續來了28天。而小堂弟這個奸險的小人則是不停的用話語刺激他,心裡想著"快點動手快點動手!快點打我快點打我!",這樣他才好有理由讓車門邊隨時傳好的警棍派上用場。

  環視了一周附近的環境,右邊是公園,裡面坐了、休息了很多老老少少,只差沒有打太極跳土風舞;左邊是一堆等著入停車場的車;左前方的世貿2館不曉得是什麼情趣用品展覽大會,至少有上百個人圍著2館外圍排了一大圈的隊,總之附近的人多到只能用精蟲來形容。這下好了,就算我們雙方真的都烙人來要打,也不可能打的起來,因為想必不用三秒就會有霹靂小組拉著繩索突然的從天而降(小童兒,我們會剛好來個巧遇嗎?)。既然打不起來,再耗下去也只是拖延我們跟大明星陳小羽的約會時間,但對方又一副"誰走了就是臭俗仔"的氣勢.......於是我當機立斷,拿起手機就按下了這輩子好像是第2次撥的110。 

  真的不到三分鐘,一台警車就彎了過來,效率之快讓我不禁懷疑車上的兩名警務人員該不會正巧在101把妹。他們還沒下車,我就先在他們的車窗外跟車內的差佬陳述了剛才發生的情況,當然像我這麼公正的人是一定不會加油添醋的說對方逞凶鬥狠差點拿點三八出來開槍,我也只不過說他一直探頭在車子裡面不曉得尋找什麼可能是開山刀之類的凶器而已吧!此時兩位警察哥哥把車停在靠北男跟小堂弟的車中間,而靠北男一看到警察車停了下來,一下車還衝著他走過去,他整個臉色大變的鑽進車裡把原本橫停的三菱橋好位置乖乖的停在路邊,然後稍稍收起了方才的囂張氣焰,接著就是聽那兩名差佬開始誦經: "請問兩位有人要提出任何告訴嗎?如果要提出告訴的話,就看你是否覺得對方的言語對你造成侮辱。假設提出告訴,訴訟時間大約六個月至@#&^$*.......嘰哩呱啦...嘰哩呱啦......叱嚓碰碰啪.......",總之這段經文從那位差佬完全不用換氣就可一次背誦完畢的熟稔程度看來,這種很無聊的芝麻綠豆事件他們一天大概要處理個六千八百四十二萬次。

  總之月經倒數28天的靠北男,在差佬大哥唸完經之後不發一語,只是很幼稚的跟小堂弟互瞪 (靠北男大約30~35歲左右) 。於是總共3個草民,兩位官差就這樣在喧鬧的信義計畫區,沉默了許久~~最後因為我看那個靠北男也講不出個所以然來,於是打破冰點,用著非常理性的語調問他 "先生,那麼請問你現在有要提出告訴嗎?我們這邊是沒有,因為我個人覺得真的不用為了這麼無聊的事情浪費兩位警察先生的時間(靠!明明就是妳自己把人家call來的) ,而且我還約了人在等我。"

  "我也約了人啊!".....靠北男表現出一副他一秒鐘幾十萬上下的臉,殊不知剛才到底是誰那麼無聊把人家攔下來。 "好!繼然我們都沒有要提出告訴,那麼就麻煩你先離開,這樣可以嗎?還是要怎樣你才會高興呢?"我仍舊非常理性平靜的表現出我的專業,只差沒把推銷夾拿出來開始理性分析他的退休理財規劃。

  "要不然我就先走了....."靠北男在嘴裡嚅囁完了這句話就上車離開了,直至他離開之時,他先前作勢打電話烙的人都還沒出現(前後大約花了30分鐘)。之後差佬也說我們就自由離開吧!於是我跟小堂弟才趕往春水堂跟陳小羽會合,然後一起去看了連體陰。

   事實證明,會叫的狗不會咬人。真正的殺手通常都是那種非常低調,不怎麼跳躍,而且一下車就是會先給你一顆芭樂吃的那種(好像倒也沒有那麼誇張吧!) .........總之我覺得,愛裝腔作勢,但實際上只有2兩重的人實在很多,諸如我跟陳小羽這種菜市場媽媽,也是其中之一吧!哈哈哈哈哈......

 
  此外附帶一提,我真的覺得連體陰其實是還好恐怖而已(那到底是還好,還是恐怖?這時我完全明白了我妹用"還好吃"這種形容詞的感覺了!!),倒是我們都被吊死詭的電影預告給嚇了一大跳。可是老實說,通常預告看起來精采可期的電影,看了內容之後才會發現原來精采的都在預告裡,還不如在家看免費預告,何必花290來看?就像連體陰的恐怖鏡頭其實預告都播出了一大半,去看電影也不過就是把前後連結完整罷了!話雖如此,我仍舊無法勇敢的看完整部電影,而且還很忘情的祭出三字經驅魔的步數......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