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盡了千辛萬苦,拎北終於又能成功上無名寫網誌了,這時我真的是感動得想落淚下跪。

  昨天中午我就已經從北京搭機抵達廣州,在北京的這四天我真是快被操死,每天早上都六七點就要起床,然後還要長途跋涉的前往長城完成拍攝。大家扛著器具、服裝上長城,隔天人人都肩背硬的痠的好像檸檬那麼酸,就連我去按了兩次摩都還沒消除,看來今天是應該要叫個帥哥來給我消消火了才是。

  不過說到帥哥我就有氣,要真的說起來我還真不知道該說他們是有沒有帥哥。因為他們這裡就算是遇到臉長得不錯的帥哥,也會把自己弄得很奇怪。好比說前天我去我們飯店對面那個同中堂按摩,櫃台的那個服務員就長得白白淨淨、脣紅齒白的,但是他竟然給我燙個捲捲頭是哪招?而且還是歐巴桑喜歡燙的那種捲捲頭,還不是阿福柔那種時尚一點的捲捲頭,看得我真的是潮水都倒灌進胃裡了。

  

  北京很冷,但是廣州很熱,而且我是在廣州的從化。從化這裡除了大家都很喜歡逆向行駛之外,其他也沒什麼比較特別的地方。今天比較沒事讓我終於可以好好休息睡個覺,於是我睡到約略中午左右才起來,然後出來找网吧。這裡的网吧真的很屌,除了沒有電燈之外,天花板是裝那種旋轉式的電風扇,然後有一堆人打赤膊的玩電腦。




要說坐飛機
真的還是華航的比較舒服
而且東西最好吃
空姐最漂亮

也難怪華航雖然頻頻出事
卻還是大家坐飛機的第一首選




原本我們是要進去鳥巢跟水立方拍攝
但是北京的攝影師沒有事先做好調查
他們國慶七天大假一放完馬上就又封館了
害我們光找點就找了很久
因為園區四周全部都是鐵絲網跟人
最後只找到了園區正對面的『盤古大觀』豪宅五樓的空中花園

只能說北京建設真的只要再幾年就會拼過台北了

唉,我說台灣政府啊....




晚上我們住在位在東二環的酒店
因為很靠近熱鬧的簋(音ㄍㄨㄟˇ)街
所以我們晚餐就在簋街的饞嘴城解決
老闆還招了很多北京的演員來
但沒一個是認識的

這個阿六仔髮型真的很阿飛
雖然讓人也是看了很倒灌
但至少比那個按摩院的捲捲頭帥哥好一點
(我說髮型,可不是長相)




上火了,喝王老吉就對了

是的,大家一定都跟我有一樣的疑慮
"王老吉不是賣字花攤的嗎?"

可能後來字花攤的生意被六合彩幹掉了
所以王老吉轉型改賣涼茶去了




一整盆都是椒痲油的梭邊魚

簋街整條都是重口味又油膩的菜
來北京的這幾天都上火的厲害




上司馬長城台的小纜車
來北京這麼多次
倒還是第一次坐這個纜車

坐完纜車還要再轉小火車
然後還要再爬一段路

這件毛毛外套也是我在秀水接的戰利品
在台灣的士林夜市一件我問過是賣1280
這裡賣150元人民幣
我個人覺得還是被貴了
但是我已經盡力殺了好幾家
150元真的再殺不下來了

崔競心我真的盡力了!
但我想說妳冬天這麼怕冷穿這件騎車一定都不會冷




其實還好也沒有很高
只是想到我身邊一些俗仔懼高的朋友
就很希望他們能在現場
看看什麼都怕就是不怕高的我有多帶種




坐完纜車就要轉超陡坡的小火車

看我後面伊林的經紀人Sammi整個是害怕的面有土色
就覺得自己坐第一排真的是很崔大膽




這個小火車真的很酷
怕高的人一定會在上面撇尿




我們老闆爬上這個階梯的一半
回頭之後就再也不敢下來了
最後竟然是坐著階梯一格一格的下來
我都快笑死了

真的是突然覺得好有快感.....





我也只有這時候能威了






還好天氣很好
因為其實前一晚還下雨,我還擔心的要死




學長叫你立正站好,你還敢亂動啊!




晚上老闆跟廠商一起去我們飯店下面的酒店
裡面的裝潢是豪華又時尚
歌也還滿新,比台灣還多元
只不過小姐的素質普普通通
而且一個個都像木頭一樣
雖說他們都是做過路客的生意沒錯
但也好歹有點職業道德嘛

有的小姐進來就是一直發呆、玩手機、做自己的事
整個覺得他們的坐枱費很好賺
(只要試坐個5~8分鐘之後你決定讓她留下來,就要付她500元人民幣)
看了半天我都沒看到半個大奶的
衣服也都穿的比我還多




看了一整個晚上
圖中最左邊的那個小姐已經是最漂亮的了

雖然我有拍她們的正面照
但是畢竟是沒有經過她們同意的
所以我就不放了

只能說沒有火辣脫衣的酒店還真難玩
沒有漂亮大奶的小姐讓我很失望

不過之後老闆跟廠商都帶小姐出場
帶出場是2000元人民幣
據說跟台灣差不多貴了




昨天自己搭他們北京的機場快線去機場
但他們機場快線的設計很不貼心
要去機場一定都是出境或入境的人比較多
 通常也都會帶著行李
但是他們上下都是階梯
還要提著很重的行李上下階梯
真的是會折騰死人




廣州機場其實也滿新穎漂亮的




一下飛機沒多久就是晚餐時間了
廠商帶我們去廣州從化一間很大的餐館(幾千坪那麼大)吃飯
裡面有很多海鮮

這長得像蟑螂的東西好像叫龍虱
不要懷疑
這也是拿來吃的




這個酒精度大概有50趴
入喉之後很喉嚨會很火辣
但又有清甘清甘的甜味

在場三、四個大陸人就很愛灌人酒
幸好廠商是台灣人比較幫著我們拗他們多喝了些
但我也乾了六七杯至少有
然後死命的一邊大灌礦泉水跟熱茶
然後逼自己一直上廁所

還滿有用的,我只有小小 小小點的微醺
畢竟這是在外面,不是在熟悉的地方
我可一點都不敢大意




吃完飯廠商帶我們去浴足
跟北京比起來便宜了一半有
不過品質比起來還是北京比較好




那水我看大概有八十度那麼燙吧
小姐是故意的嗎
把我的豬腳都燙的好像穿紅襪子咧





 


  好了,今天先寫到這吧!我要去做個桑拿了,希望能有大奶的小姐能幫我洗澡。我們明天見~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