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有感而發 (10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幾百年不生病的我,昨天小小的倒下了,這千年一寒的威力的確是不小。雖然今天的狀況比昨天還好了很多,但仍舊感覺得到身體的狀況不是那麼穩定,好像病毒就堆疊潛伏在某個角落,只要一個風吹雨寒就會一觸即發。

  但是今天的一個志工任務,讓我不得不在這種天氣下出門。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在騎車回家的路上,突的想起了以前與他的某個片段回憶,內心一陣難受。



  我雙手甜膩的環抱著他,兩個人枕著彼此的呼吸聲,模模糊糊的準備睡去。


  「你愛我嗎?」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一轉眼,邁入了第十一個月,我們分手的第十一個月。

  去年的這個時候,我們的感情正處於動盪不安之中,那些詭異的氛圍我其實都感覺的出來........只不過,情感在切割的時候太過痛楚,於是我選擇了用假象蒙蔽了自己的雙眼。

  還記得那時候我發了篇「致命的簡訊」記敘文,內容是說某次在我與他去看完電影之後,我無意間發現了一封內容露骨的簡訊,但是卻自以為聰明的認為那是封垃圾簡訊。現在回想真是覺得自己可笑至極,其實那時候他應該早就背叛了我愚蠢的信任,與她大幹了不知多少回合。


  只是十一個月了。

  一直到了十一個月後的今天,我才真的習慣了沒有他的世界,也才正式的習慣了「單身」。這對一向適應能力極強的我來說,實在是一種很深沉的困惑。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





  每個人,每個階段的志願,似乎都不太一樣。

  而我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將"公益服務"設定成未來的人生重心。


  2008年,我開始接觸公益團體,並且在家扶基金會認養了一個台東的小朋友。也因為這樣,無意間連結到了兒童福利聯盟的網站,進而接收到兒盟在招募志工的訊息。不知道是哪裡來的一股力量,我加入了兒盟的志工團隊。這對我來說,是人生裡的一個重大的心境轉變。


認養的這個台東小朋友
是個必須終生坐在輪椅上的孩子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不管走到哪個階段,人總要學著如何面對悲傷。

  說起來,人們很脆弱,卻也很堅強。他們害怕受傷,也總是想盡辦法逃離面對悲傷的可能,因為知道自己承受不起那椎心刺骨的痛;但往往在遭遇離別的那刻,卻仍舊咬著牙撐過,心中那些驚濤駭浪將過去美好回憶,打的支離破碎。

  那感覺的確不好受。好似哪個人親手揣著利刃,一刀一刀紮實的往妳心裡割著畫著。妳心裡痛著哪!卻只能練就一身的好臉色,若無其事的完成生活裡每一件該循著正常軌道的事:上班、晃著活兒、中午吃些什麼呢、下午幹活啦、下班、騎著摩托車哪也不想去、沒胃口吃不下的晚餐、不知是汗還是淚水的跑著步、回家、沖了澡、失眠。


  但人生的悲劇總不可能讓妳喊停就停。那無力感好像指縫間溜著抓不穩的泥沙,越是急著想挽留,那流失的速度就越快。只能眼睜睜的放手,然後告訴自己,那幸福從來就不是妳的。

  要學著長大、學著承受、學著一次又一次的呼吸著失落、學著人前人後那笑臉哭臉的收縮、學著把惱人的美好回憶埋葬在那深厚木櫃的最下層。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逛街的時候會牽著手,看電影的時候會牽著手,
過馬路的時候會牽著手,坐車的時候會牽著手。
 
開心的時候會牽著手,難過的時候會牽著手,
睡著的時候會牽著手,做愛的時候會牽著手,


 
相愛的時候,會牽著手...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因為覺得網路版的"計算男友價格"有些加減分不太符合我的個人需求,因此在這裡替自己量身訂做了一個價格計算表。當然若大家想看我寫詳盡版"計算女友價格"的話,敝人也是可以盡量站在公平公正公開的角度,來替男性同胞們執筆的。





總金額4000(含)以上的單身朋友們,歡迎你們寄信給我安排約會時間
總金額5500(含)以上的單身朋友們.......我們可以盡快找個時間安排婚禮的事了



底價都是1000元  
(選項之外的不加減。例:體重65kg以下的-200,85kg以上的-200 則70kg的不加減)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5) 人氣()





  「妳都不知道,抱著她睡覺的感覺有多好。尤其是第二天早上醒來看到她,那實在很美好~」




  那天公事講到一半,我那個熱戀中的哥哥突然迸出這句話,我頓時像被掐住了脖子般的,無法繼續言語。


  停頓了好幾秒, 「我當然知道那有多美好啊....」 ,我才擠出這句話。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





  在我的觀念裡, 「答應」「承諾」是不一樣的。

  我們會「答應」朋友晚上的活動會去;我們會「答應」明天幫你修好電腦;我們會「答應」晚點一起去打籃球;我們會「答應」Chaup!要訂100個奶酪50個芒果冰;我們會「答應」下次不會再遲到.....沒錯,我們的確會常常做不到「答應」別人的事,也許是因為,那只是「答應」而已。

  但承諾,相對起來沉重太多。在我心目中,那重量就好像棉花糖與泰山間的差距。


  就好比我極少對男人說出的 "我愛你 "

  對我來說, "我愛你 "是一種承諾、一種責任,而不是簡單的甜言蜜語。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一部我很喜歡的電影「望夫成龍」裡面,石金水(周星馳飾)要去新加坡之前,才收到他跟帶娣(吳君如飾)還沒分開時一起訂的搖椅。

  坐在那搖椅上,他心裡酸楚的想起那些共同回憶:帶娣揉著睡眼惺忪的臉跟他說"這個呢~就搬到那邊,而那個呢~就搬到這邊。然後買這張搖椅,我們就可以搖啊搖的看電視~" 。椅子來了,他也坐下了, 他們的緣分卻已經各奔東西......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





  昨天休了一天假。因為好久沒好好陪陪我阿嬤崔老太太,所以帶了她去泡個溫泉,並且踏進大概五百年沒去的SOGO百貨買內衣。

  夜市很熱,而且生意很好,活動量非常大,所以我需要穿起來舒服又吸汗的內衣。崔老太太在旁邊吵著說她的內衣也都破了,我說那好吧一起買一買。但事實上,她的內衣是被她蓄意破壞才破的。原因只是因為她穿不慣有鋼圈的胸罩,卻在銷售小姐的推銷之下,諸如「有鋼圈的穿起來比較挺」,就買了。後來穿了幾次覺得實在很不舒服,於是她老大就把內衣剪破一個洞,然後把鋼圈抽出來................. =  ="


當然她的內衣沒那麼新潮
這只是個示意圖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




  常常我們都會聽到人家說"我不賺朋友的錢";或者是聽到人家說"我們是很熟的朋友,他不會賺我的錢"。但是在社會上走跳打滾了多年以後,我只想在Facebook創立一個叫做"你他媽的老說朋友的錢不會賺,那為什麼總是被我發現你的報價比別人的還要貴很多?"的社團。


  是的,有的人就是抱持著這樣的想法:朋友的錢就是要拿來賺的,不然也會被別人賺走。所以他會拿著"我們是朋友"的幌子,來混淆你的判斷能力,讓你誤信"朋友"二字的可靠,進而從口袋掏出辛苦養大的小朋友,然後幫他養兒子。

  這種事情在社會上的每個角落不停上演著,相信在座的各位多多少少都有過這種被朋友婊到(或婊人)的經驗。在這裡我也想講個我老爹的實際經驗,來給大家當作茶餘飯後,閑閑可以笑掉大牙的話題。


  話說我老爹崔無敵,在年輕的時候意氣風發,年少白手起家自己創業,也闖出一番小小成績。因為聰明絕頂又肯做肯學,所以還沒看過什麼事情難的倒他:木工水電、室內裝潢、餐廳美食.....等等他全部當過老闆。全盛時期他的餐廳連鎖了四家,還一度打進學校美食街的戰場。小時候總是看著他為了朋友兩肋插刀。今天是看台區的朋友冷氣壞了他去修,明天是搖滾區的朋友要裝潢了他去弄。以前我們時常抱怨他對朋友比對家人還好,朋友都是隨扣隨到、使命必達的。當時年輕氣盛的他不以為意,認為人就是要靠朋友才能行走江湖、人脈就是錢脈。一直到現在他年近半百了,朋友反而比以前少了千百倍,並且只跟我說了一句"朋友都是狗屁" .....

  去年他從美國回來,幫我跟妹妹裝修房間,預備新增一些臥房寢具。當時他的好朋友介紹了一個合作對象,是自創搬家公司的小老闆,說是跟很多地方的傢俱工廠都有熟識,於是請他帶我們直接去傢俱工廠挑選,說會多便宜又多便宜,買貴退兩倍差價 (好啦,後面這句是我自己加的) 到了現場之後,接待人就拿了本型錄給我挑選,等我挑選完中意的款式之後等他們一報價,靠腰光只是衣櫃加床頭櫃就要七、八萬......拎良咧!是打開衣櫃門我老公RAIN就會從裡面走出來嗎?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









時常會潛意識認為,『老夫妻』這個詞不會出現在我的人生旅程裡。

畢竟那對我來說,就好像代表了永恆。但其實在這世間裡,很少有什麼人與關係,是可以永恆的。


除了『老夫妻』,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





  某天下午在包裝要寄送南部的奶酪。包裝完成之後,我們分別要在箱子貼上黑貓宅急便給的"冷藏""此面向上""易碎物品"等貼紙,但是很重要的"此面向上"的貼紙無故失蹤,這時我才想起是因為上次碧碧來我們店裡當洗碗工的時候,看到貼紙覺得很可愛,就跟我要了幾張回去(看樣子她是失手了)



  大哥:我們"此面向上"的貼紙怎麼不見了?上次黑貓不是有給我們嗎?

   我:對啊!有給我們.......啊!好像是上次碧碧來,說覺得好可愛就拿走了。

  大哥: (沉默了幾秒) ............嗯,好吧......是她的話就算了。

   我: =  =   .......那如果是費歐納呢?    (史瑞克他老婆,而且是變身成怪物的時候)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 人氣()





  不管是在工作職場上,還是人際關係中,都會有這種人的存在,而且不在少數。

  他們以嚼人舌根為樂,以道人是非為人生宗旨,以論人長短為每天例行操課。在辦公室的時候,你動不動就會看到那些人聚集在一塊兒,表情猥瑣、動作偷雞摸狗的說這講那;在公開場合的時候,你動不動就會聽到那些人,高談闊論的拿著別人的私事當話題。這種人老實說,我真的是避之唯恐不及,並且深痛惡絕。

  《論語》說:「道聽而途說,德之棄也。」其典故是在春秋時代,齊國有個人叫毛空,他愛聽那些沒有根據的傳說,然後再把自己聽到的津津有味地講給別人。有一次,毛空聽到一隻鴨和一塊肉的事,他覺得非常稀奇,便告訴給艾子。他說:「有一個人,養了一隻特別能生蛋的鴨,那鴨一天能生一百多個蛋。」他見艾子笑了,又說:「那天,從天上掉下一塊肉,那塊肉長有三十丈,寬有十丈。」艾子笑著問道:「真的嗎?有那長的肉嗎?」毛空急忙說:「噢,那就是長二十丈。」艾子仍不相信。他又改口:「一定是十丈長了。」艾子說:「你說的那只鴨是誰家養的?你說的那塊肉掉在了什麼地方?」毛空支支吾吾說不出來,最後只好說:「我是在路上聽別人說的。」

  所以這意思是說,路上聽來便在路上傳播,這是有道德的人應該拋棄的作風。但是現今的社會中,懂得這樣道理的人又有幾個?


  的確,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會有八卦,有舌頭的地方就會有是非。但我總是很難理解那些老愛講八卦聽八卦、搬弄是非的人是什麼樣的心態。很多時候都是"我聽朋友說...""我朋友跟我說.....""我表妹的朋友的三叔公的二嬸婆的大姨媽的堂弟媳說......." ;或者是"我朋友在那裡上班的時候....""我堂姐有一次工作的時候.....""我姨媽他兒子的朋友的女朋友的姊夫的死黨有一次逛街的時候......" 。我拎老師咧!是哪來這麼多機掰朋友、這麼多靠北的剛好時候?再者,那些事情不是發生在你身上,那些過程你也並沒有親身參與,光只是憑藉的傳聞就穿鑿附會的捕風捉影,這樣的行為舉動,跟拿刀殺人有什麼兩樣?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












如果不是因為你,我不會認識基隆那奇特的美。

這一個個你帶我走過的地方,都曾經留下我為了逃避傷心,而躲藏在這個陌生城市的軟弱。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1) 人氣()





  還記得以前,我總喜歡跟妳窩在辦公室的沙發間聊天。即使認識的那段時間裡,有三分之二的時間以上都是在吵鬧,但我以前仍舊逢人就驕傲的說,我的好姐妹是個工作能力很強的女強人。



  人都是這樣,總會經歷許多階段。

  感情的、友情的、親情的,誰也不能說哪個階段自己的處世態度與方法沒錯、沒有任何地方需要修改。因為那些階段與歷程,都是從錯誤中走來、學來、了解來的。從前的自己若是擁有現在的智慧,也許現在的發展完全不同,也許處理的方式也會不一樣。不過這當然是無稽之談,因為誰也回不了過去。

  所以從前的吵鬧,與那些不愉快,我知道對我來說都只是人生的過程。卸除了那些種種,其實大家心裡都清楚,剩下的是彼此曾經掏心肝的對待。

  因為放的感情太多,太快,所以最後每個人都傷的體無完膚。那時的我們都太年輕,不懂得怎麼處理那緊密窒息的情感。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





  最近法務部長王女士很紅。

  我是不想造口業逞口舌之快,何況的確,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人身自由,我們本就沒有權利與資格去左右任何人的想法與論點.......但倘若因為個人意識就要全民來買單,這好像有點說不過去?


  看著白冰冰的臉,我想起白曉燕案發生時的那年。

  那年的案件震驚全台灣。雖然年紀還小,但我印象卻非常深刻。那時候台灣人民人人自危、緊閉門戶;夜晚沒有女性膽敢獨身走在街上,連睡覺都睡得不安穩。五常街槍戰那天,全台灣人民幾乎都在電視機前關注。大家心裡都在想著同樣的事:這樣的喪心病狂到底什麼時候才能落網,停止危害人間?

  五常街圍捕失敗之後,陳進興、高天民又殺害了醫師夫婦,中途還"順便"姦殺了護士鄭文喻。當然在逃亡的過程當中,陳進興至少強暴了20名女性,其中非常多是在家中被侵入門戶的。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3) 人氣()







姐妹們,

抱抱好嗎?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








  分手的將近兩個月裡,我常常一個人做很多事。

  一個人唱歌、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跑步、一個人游泳,一個人散步、一個人拍照;一個人經過我們常去的地方,然後再一個人逃離我們熟悉的地方.....


  有時候身邊會多了些人的陪伴。可能是家人、可能是朋友,也可能是愛我的人,但是那仍舊無法抹去我們曾經相愛的證據。那些擁有過的回憶、說過的誓言,早就一刻一劃的烙印在心裡的某個位置;逃不開、甩不掉,甚至好像影子一般,緊緊的掐著我的呼吸。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