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都不知道,抱著她睡覺的感覺有多好。尤其是第二天早上醒來看到她,那實在很美好~」




  那天公事講到一半,我那個熱戀中的哥哥突然迸出這句話,我頓時像被掐住了脖子般的,無法繼續言語。


  停頓了好幾秒, 「我當然知道那有多美好啊....」 ,我才擠出這句話。




  我當然知道那有多美好,因為那過去跟他的畫面, "啪!"的一聲,很快速的被抽出,然後打映在我的腦海裡。頓時之間,我看見他的臉龐緊貼著我的臉頰,我們相擁著睡在我親手選購的床單、枕頭被套上......他親吻的甜膩、他身體的溫度,我甚至都還記得。

  收完店,騎車在凌晨的無人馬路上,那畫面像是不肯放過我的孤魂野鬼似的,不停的一遍又一遍在我眼前跳針。直到眼淚在寂寞的空氣裡,隨著迎面而來的那陣風狂飆,我放肆的哭出了聲音。


  那一刻我才明白,傷痛根本就沒有離開過。


  我們只是假裝過了、沒事了,選擇忽略了那些記憶、刪除了舊照片,處理掉了跟他一切有關的事物。我們在朋友面前開懷的大笑,充實的安排了每一個假日。揪了好友姐妹出來逛街,裝扮自己愛自己。很投入工作,幾乎除了陪伴家人朋友之外就是不停工作。你甚至開始接受那些追求者的好意,認為已經準備好了自己,期待迎接下一段戀愛。




  但是在我哭出來的那一刻,我才徹底明白,那一切都只是假象。

  我們壓根沒有走出來任何一步過。



  
  你刪除了照片,卻一直沒有按下清理資源回收筒的勇氣;你開懷大笑,卻只是為了想要填補心裏破掉的那個洞;你充實的安排假日,只是想要逃避過去每個假期都是跟他渡過的回憶;你逛在櫥窗前,看到的只是那一對一對來往的情侶,化身成過去牽著手的你們;你全心投入工作,只是因為知道自己根本不敢靜下來;你看起來像是給了追求者一些機會,卻總在他們太靠近你的時候開始歇斯底里的拒人之外。


  你還是很愛他。真的還愛著他。



  但你卻清楚的知道那一切無法再重新拼貼。

  因為你更是咬牙切齒的恨他,你一秒鐘都不想再看見他。



  你從來不懂,並且無法理解,為什麼?到底為什麼?


  我們不是很相愛嗎?在那之前,我們不還幸福的擁有著彼此嗎?

  我以為,我們會走著一輩子的啊!












  你還是很愛他。真的還愛著他。

  但愛著的,卻只是回憶裡的他。


  因為在選擇背叛你的那一刻,曾經允諾會愛著你的那個人,




  就已經死了。






  連同你的心,


  也一起埋葬了。









我們都知道,

那不只是個小傷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柳喪彪 的頭像
柳喪彪

喪彪‧柳飄飄。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