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曲9-1~2


  人生中總有許多計畫比不上變化,不管到了什麼年紀、什麼階段都是一樣。還記得國小六年級那年,我媽原本計畫了我考完期末考之後,全家人要一起去北海道渡假六天。但是最後計畫趕不上變化,因為還來不及買機票,我媽就把那筆錢砸進某間徵信社,還拍到我爸跟公司某個已婚的女下屬一起進賓館的照片。我爸其實還滿有種,不像新聞上的某個教授只肯承認跟女人進賓館是因為對方肚子痛要去上廁所,他直接告訴全世界他們是真心相愛,他們注定此生要相守。最後我爸與那個女人,一起拋家棄子、共築愛巢,我老媽除了有些精神崩潰之外,還忘了我們要去北海道的計畫。

  所以了,殺岳父原本不在我的人生計劃當中,我其實也想不出有誰會把殺岳父這麼特別的事併入人生計劃?

  但偏偏,我殺了岳父。

  
  等我跟臭婆娘清醒過來的時候,岳父早就斷氣不知道多久了,或許連孟婆湯都喝完了。環顧了一下四週,其實血沒有噴的我想像中的多,只是最靠近我們的那盆岳父最心愛的蝴蝶蘭,花瓣上添了不少新氣息.....是血紅色的那種。

  我跟臭婆娘漏夜製造假車禍,佈置成岳父酒後駕車,且因為大力撞擊油箱而導致火燒車。清早我們揉著徹夜未眠的雙眼,假意睡眼惺忪的模樣應訊上門報喪的警察。在我們繼承了大筆遺產之後,我開始認為這樣的人生計畫其實也不錯,因為公司的最高決策再也不需要等那個醉鬼老頭簽字,我也開始肆無忌憚的睡在岳父的床上,享受一屋二妻的的生活,儘管那臭婆娘的傻女兒一開始有多歇斯底里,最後也寡不敵眾的學著接受事實。本來嘛~人生就是要痛過才會成長,淬煉後的她成熟穩重多了。

  

  一年後的某天夜裡,我跟三五好友在我的董事長辦公室裡摸個八圈。每次他們來我這辦公室都忍不住酸葡萄個一番,說我娶了個好老婆,少奮鬥了五十年。我懶得理他們的笑笑,有時候總覺得男人比女人還娘們,明爭暗鬥、互相比較一樣樣來,豈知道這些成果我是用了多少血淚換來的!你以為,每個人都可以殺岳父的嗎?

  不過就在第三圈西風起的時候,我注意到右前的天花板有點異狀,好像是一個十元硬幣這麼大的血漬,鮮紅欲滴的程度就好像可以擰出血來。

  那個似是而非的血漬開始讓我無法專心看牌,因為它有逐漸擴散的趨勢。起先我以為是自己眼花,但是那血漬還真的活生生的越長越大,很有企圖心的一口一口侵略著石膏板,且每一口感覺都有著非常飽滿的血紅素,好像輕鋼架的那個夾層,來了一個把全身血液都倒出來的人。

  我真的再也打不下去了,因為好像除了我,沒有人看得到那片血漬。朋友幫我接手之後,我坐在離它一尺遠的沙發上喘氣,"怎麼?現在是打五十萬一底了嗎?你有必要喘成那樣嘛你?".....他們的哄堂大笑並沒有阻止我的恐懼蔓延,因為血漬的邊緣生出了吸滿了血液的黴菌,長的好像棉花一般。血漬的正中央漸漸隆起,隆起的幅度越大,就有越清楚的淒吼聲。我整個人好像被人從脊尾打了一劑冷凝乾冰,一路凍結脊髓到腦袋瓜子....因為那隆起的幅度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好似一個人抱著撇了皮囊的決心,硬是要從沾滿黏人柏油的窟窿裡掙脫出來,只是這回柏油窟換成了血窟.........恐懼徹底佔領了我。

  "啊~~~!!"我失聲尖叫,卻發現是一場夢,讓我嚇出濕了半邊床的汗。那個夢太真實了,太親歷實境了!太逼迫式的讓我想起,一年前我殺了岳父的事。身旁的臭婆娘也被我嚇醒,連迭的問我發生什麼事,我當然不能說,只是囫圇帶過就算。

  隔天一清早,我猛然發現主臥房的天花板,有一塊十元硬幣大小的血漬........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