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米作品,老娘我著點小色


 



  走在一條灑滿月光的道路上,一隻小白兔很慵懶的躺在路的中間。


  四周毫無一物,甚至沒有一顆樹,只有空氣中的靜謐無聲充斥著。一望無際的柏油路在中間劃出兩條白線,框出了一條路線。


  我抱著鵝黃色的小毛毯,坐在離小白兔大約四公尺遠的地方,大聲的喊著:「喂~!


  小白兔不但沒有受到驚嚇的逃竄,反而還打了個哈欠,懶洋洋的翻了個身。


  「喂呀~~! 」我又大喊了一次。這次他只抖了抖毛絨絨的尾巴。筆直的道路看起來沒有盡頭,也沒有給我任何回應。


  我呆坐著半响,回想著也許這是個夢境,因為我壓根不記得這是哪裡、我從哪裡來?當然,如果能順帶告訴我,我到底是誰,那就更完美了。


  小白兔應該是很白,所以打在小白兔身上的月光折射的非常刺眼。我拿起小毛毯想蓋著小白兔,好讓我可以清楚的看看他。


  「咚!


  就在我把小毛毯蓋在小白兔身上的一霎那,小白兔像遇到危險的生氣河豚一樣膨脹,咚的一聲變得像小山丘那麼大。我應該開始叫他大白兔。


  大白兔這次真的醒了,兩顆眼睛瞪的好大,而且不是紅色的,是藍色的眼睛。他舉起巨大的右前腳,朝我的方向揮過來,嚇的我舉起雙手護著頭,而且還大聲尖叫了起來。


  「啊~~~~」尖叫聲就像利刃劃破了白紙,我眼前一黑的閉上眼睛,摔進一片又柔又軟的草地。耳邊的風聲突然呼呼大作,那片柔軟草地好像用著極快的速度在前進?我小心翼翼的打開眼睛,「哇~~喔~~ !!我的天哪!


  原來我躺在大白兔的背上,睜開眼睛,剛好看見夜空滿滿~滿滿的星星,密密麻麻的好像我臉上的小雀斑一樣。銀色的月亮好大好大,都快塞滿三分之一的天空了。


  這下子,我壓根不想去管這是哪裡、我是誰了,因為大白兔的背上又軟又舒服,好像躺在女孩子細細軟軟的頭髮上,而且還隱隱散發著野薑花香。


  筆直的道路不停的從我眼前呼嘯而過,交織成再也看不見盡頭的平行線。就在我還納悶著還要在這片無窮盡的道路奔跑多久的時候,一聲輕輕的"砰!",好像真空軟木塞被打開的聲音,大白兔像是跨欄三百公尺的好手,前腳奮力的往前一躍~


  那一瞬間,一切的一切變成了慢動作重播似的,全部慢了下來。「發~生~省~模~事~了~」我光是轉頭就不曉得花了多少時間,講完這句話也費了很大的勁。


  「碰咚! 」大白兔帶著我跳進了另外一個鵝黃色的世界,再落地的那一瞬間我也跌在了青草地上。「這~是~哪~裡~呀~」我還沒回過神來。

 

 


  延伸閱讀:幻想曲11-2 國度異想曲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