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國王村。」大....大白兔開口說話了,這麼壯大的一頭兔子,聲音卻是又細又小的矮人聲,不是應該得像獅子吼那般雄偉,才像個樣子嗎?


  「那~帶~我~來~~~~」我話都還沒說完, 「咳、咳....」大白兔乾咳了兩聲,插嘴的說"喂!""你可以不用醬子講話了!"


  「咦? 喔!那帶我來這裡幹麻?」嗯,原來落地的那瞬間,時空就恢復了正常,我還以為嘛~


  「因為我迷路了。」大白兔邊走邊說,我快步的跟在他身邊,忍著笑意聽著他可笑的聲音,雖然那根本不是重點,但我卻忍不住只專注在他的聲音,因為真的太好笑了。


  這好像依稀讓我想起過去的某些記憶。一個畫面是我曾經對著一個脖子上打著精緻領結的人捧腹大笑,原因是我看的出那個好笑的精緻領結,是用大象的鼻子做成的.......用大象的鼻子打成的結,那有多可笑!好像騙人的小木偶長長的鼻子,別人看不出來,卻可是騙不了小木偶的爸爸。因此當別人奉承的稱讚他的領結有多高貴,我卻早就一眼就看穿他那個偽善的領結有多可笑。


  領結人的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氣的止不住身上的顫抖。我於是笑的更厲害了,因為長長的象鼻子被打結之後短了一截,還有著不尋常的扭曲,隨著他的顫抖象鼻也滑稽的抖動,我真是笑的快岔氣。

  


  此時我沒有注意到身邊滿地的落葉,還有黃金色的太陽把整個空間灑成滿滿的鵝黃色,遠處有一大~片的田地,綠油油的一片一望無際,然後一點黑黑的人影穿梭在其中,好像很忙碌。


  鵝黃色的太陽曬起來不會熱,反而讓迎面而來的清風吹起來很涼爽。大白兔小巧的鼻頭 "簌簌簌"的在聞著每一棵經過的樹, "有什麼嗎?" 我好奇的問大白兔。 "我在找記號啦!" 大白兔一邊忙,一邊回答我。


  走著走著,我們越靠近了田地,那點穿梭在田地裡的人影也越來越明顯。他是個矮小的男子,看起來有著中年身材的肚腩,臉卻像個年輕的男孩。身上的衣服像國王一般華麗,也看得出來質料是相當上等的絲綢,就連蕾絲也看起來輕柔舒服。他很揮汗如雨的在照顧這一大片田地,甚至勤勞專心到弄髒了這套華麗的衣服都不自知......喔不,應該說,這套華麗的衣服,看起來很久沒有清洗過了。


  『請問一下!.......請問一下!!』我很用力的對著那點人影大喊,起先沒聽到第一聲的他,在聽到第二聲的時候,像是嚇了一大跳似的,瞪大了眼睛看著我。『請....請問一下,你知道記號在哪裡嗎?』,雖然我不是很知道大白兔到底在找什麼記號,但我想對我應該會有幫助。


  『哎呀~哎呀~我的工作做不完啦!哎呀哎呀~』那個像是男人的男孩,聲音聽起來的確是個中年男子。但是他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又繼續埋著頭,不停的喃喃自語著 "哎呀哎呀~我的工作做不完啦~哎呀哎呀...."。我蹲在握有青青綠草香的肥沃泥土上好半响,在想什麼時候他會迸出不一樣的句子。


  但是一直到大白兔用一樣那麼好笑的聲音叫我之前,他仍是很堅持他的工作是做不完了...... 



  延伸閱讀:幻想曲11-3 國度異想曲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