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眨眼,以前在班上一起傳紙條、打架、翹課嬉鬧的姊妹同學們,一個個不是歡歡喜喜的步入人生的另一個墳墓,就是喜上眉梢的在下午茶的姊妹聚會裝模作樣、欲拒還迎的告訴我們第二胎已經有了二個月了。除了替她們高興之外,回頭看看自己,免不了想起蔡依林的那首『單身公害』:沒人疼 沒人愛 小心單身是公害。 總覺得這個公害大使的頭銜好像還要再勝任個幾年,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換人做做看?


  人總會應著環境或階段而改變。

  以前總因為自己的家庭環境不完整,而強烈的想要有一個自己的家.......一個有著溫暖的黃色客廳燈,以及柔軟沙發跟舒服抱枕的避風港。所以在遇到初戀男朋友之後,我渴望著與他能夠修成正果,結為連理。於是都計畫好等他當兵回來多久然後結婚,婚後多久要有幾個小孩。只是這些都還等不及他當兵,就在他的劈腿之下一切幻滅。從此我了解人算不如天算、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寫"人生計劃表"還不如寫寫"本月應嗑A片計劃表"來的實際。

  因此而後的感情路上,我的確逍遙快活、遊戲人間了好一段時光,並且從此立"婚姻"為遠端目標,遠的猶如昆明湖般無止涯。一直到家中的老佛爺任性的程度逐日加重,時常上演"這不是肯德基"這種在床上打滾然後哀號都沒人能有空在家陪陪她的戲碼,才讓我開始有了找個品種優良的男人來配個種,配完種之後再殺他滅口的念頭。只是與狗頭軍師小玟貴婦討論過後,認為後續衍生性的問題太多,因此而作罷。

  老實說,不是真的沒有人疼,也不是沒有人在默默守候,只是可能已經過了最想婚的那個時期。畢竟人生歷練越走越多,自己身上的包袱及原則也會越來越多,當然也會比年輕時深思熟慮的多(就好像年輕時哪理會懂得把未來老公的"性能力"這項重要擇偶指標放在評分表的前三名啊!純情少女時代總會以為只要有真愛就能克服重重困難......但漸漸長大了,就會了解睡美人如果不是因為醒來看到的是王子,我想她依然會裝睡到下個世紀吧!) 。也或許是潛意識裡極度害怕著自己得不到天長地久的童話結局,所以總是在心中催眠著自己,還有很多人生目標還沒達成,不必把這檔事列舉在必做事項的第一行。不過也有人常常說,結婚靠的就是一股衝動,可能我仍未遇上給我那股衝動的人;也或許是,那個人曾經出現,又悄悄離開.....

  所以儘管每每參加親戚朋友的婚禮,老被周邊朋友們追問什麼時候輪到妳,那語氣好像我就要跟按摩棒共度一生似的悲淒,我仍舊假裝沒聽見吵雜的單身警報,在我的生命裡"嗡咿~嗡咿"的鬼叫......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