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晝太喧囂,每個人都在極力釋放能量



因為每個人都活的很自我

所以在不停的證明、證明、證明

卻忘了真我


也或許其實沒有真我




那麼多張令人戰慄的面具堆砌而成的自己

其實不過是形同虛殼的霧隱雷藏


我在做什麼?到底是誰?

為何生如海上浮木?


這個乍似真實的世界,其實幻影幻夢

我放肆的大笑,為了掩飾內心恐懼

我認真的大哭,純粹為了找到出口

我的堅強只是為了奉承驕傲

我的忍耐只是為了成敗關鍵

那些稱兄道弟的朋友其實站在遠岸揮著手

那些滿口仁義道德的君子其實在剮血割肉


即使抱著頭拒絕直視旋轉的世界

仍舊讓妳感到暈眩不已

因為一度以為停留著的永遠

早就脫離了軌道






我要結束一切,靜靜的坐在深夜裡

重新面對那個從黑暗分裂出的自己

跟著撫摸安全的四面徒壁。








紅眼撕裂軀體,那才是自己





才是自己








那痛苦的自己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