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微風煦煦,陽光普照,我隻身來到深坑工作。

  順利完成了工作之後,我沒有馬上離開。看著眼前一片風和日麗,於是在深坑老街找了張椅子坐下,吹吹風、拍拍照,享受陽光溫柔撫摸髮絲的那份幸福。


  坐著一會兒,突然有兩女一男向我走了過來,並且停在我面前。正當我一臉茫然的看著他們三個人時,他們支支吾吾的說明起來意。

 

1298532000153_000  


  戴著墨鏡的女生說:「不好意思,我朋友想.....」


  多半這樣的組合,不是做直銷的,就是請姊妹軍團來跟我要電話的。但是做直銷的人都有滿腔的理想與抱負,永遠認為他們做的事是解救宇宙普渡眾生,因此態度多半都是理直氣壯的厲害,不太可能會耗了這麼些時間都還沒講幾個字出來。所以我心裡想著,「該不會來要電話的吧?」

  但是戴著墨鏡的女生指著男生接著說:「是這樣的,他是從荷蘭來的朋友,然後他想要幫妳禱告。」


  因為這個答案已經完全跳脫我的思維了,因此在腦袋一片空白之前,我只能將這三位陌生人貼上四個字的標籤,叫作「詐騙集團」!

 

  為什麼要幫我禱告?好端端地你幹嘛要幫我禱告?為什麼不幫別人禱告偏偏要幫我禱告?


  但是帶著滿腹的疑問與害怕,我依然聽完了戴著墨鏡的女生所說的緣由。她說她們今天來這裡,就是要來這裡隨機幫人家禱告的。剛才遇到一個老先生,我們感應到他有長短腳的問題,於是問他是不是有長短腳的問題,但是他好像以為我們是詐騙集團,一直說沒有要我們離開。後來我們離開了一會,看到那個老先生起身之後,走路真的有長短腳的問題!


  其實一點也不能怪那位老先生,因為一般正常人都會覺得他們是詐騙集團。尤其開場還用「你身體是不是有某個疾病」,讓人感覺回答完之後,他們就會拿出大力金剛丸之類的來推銷,然後把你身上的錢都騙光。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當時的念頭只想到,如果他們說的是真的呢?

 

  如果他們說的是真的呢?如果他們說的是真的,那麼他們這份良善的好意不就被抹煞了?如果他們說的是真的,那麼我再拒絕他們不就又再度帶給他們一次挫折?

 

  於是我決定先忍耐著疑問跟害怕,詢問他們:「那請問這個禱告有什麼程序還是儀式嗎?」

 

  他們說沒有,只是很單純的禱告。於是我稍稍放心了。他們決定開始了之後,男生同樣詢問我:「妳是不是有長短腳跟背痛的問題?」

 

  我說沒有,因為真的沒有。

 

  但是男生很堅持的說,也許我只是自己不知道,要不要試著把背包放下,感受看看?

 

  我有點啼笑皆非。基本上這副身體跟了我滿多年的,我也不是今天早上才靈魂附體,所以會有什麼狀況原則上應該我會最清楚,所以為什麼要逼我承認我覺得自己沒有的病痛?

 

  除非你是詐騙集團,你要賣我大力金剛丸。



  這時戴墨鏡的女生阻止了男生要我把背包拿下來的要求,跟他說我拿下背包會覺得不安全,所以不要要求我這麼做。接著男生又問說,可不可以請我把腳抬起來,他想確認我有沒有長短腳。我跟他說真的沒有,但是他仍舊很堅持。戴墨鏡的女生說雖然她也不知道為什麼男生要這麼堅持,但只是坐著把腳抬起來就好,動作不會太大。

 

  於是我就很受控制的乖乖把腳抬起來,然後男生蹲在我面前,托著我的雙腳。

 

  這時候的我心中的害怕其實已經沸騰到最高點了,我覺得這個人非常莫名其妙為什麼第一次見面而且是陌生人就要摸我的腳。雖然我不是什麼千金之軀但怎麼說我體內也至少有百分之零點二五的女性因子存在,我還是會為了那零點二五而感到害羞與不知所措。於是我陷入一片窘境,我真的很想離開...

  幸好沒一會工夫,男生放下了我的雙腳,然後說我的確沒有長短腳的問題。這時候我其實很想踹他,真的很想。但是一方面就覺得,他既然會這麼說,表示他沒有要賣我大力金剛丸?

 

  於是他又突然問了我一個問題,妳有沒有什麼夢想?

 

  其實被一個陌生人詢問有什麼夢想,跟被陌生人托著腳是一樣的害羞。因為夢想通常會讓人感覺很蠢,甚至有時會讓人心裡覺得你憑什麼會有這種夢想。譬如有人的夢想是跟隋棠結婚,有人的夢想是成為總統,有人的夢想是吃石垣牛(我朋友的夢想,但跟別人不同的是他完全不會覺得自己很蠢)

 

  但是我仍然很受控制的乖乖把夢想給說了出來,我想成為一個厲害的編劇。

 

  他們一陣驚呼之後,男生開始為我禱告。

 

  他說,是神安排他們今天要來這裡跟我相遇的,祂希望能夠幫助妳一起完成夢想,祂會在妳左右照顧妳,讓妳不再害怕。妳是祂最美好的創造物,只要讓神進入妳的心裡,祂就能夠幫助妳。

 

  然後男生又問,妳曾經害怕自己做不到嗎?


  我說有時候。



  但其實當他問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差點沒哭出來。


  因為最近的我在劇本寫作上遇到非常大的挫折與瓶頸,這已經讓我沮喪到我覺得自己無法完成這次的Case了。在我的工作生涯中,我很少有認為自己做不到的事,但是這次真的讓我感到無比挫敗。


  這些挫敗感來自於,一方面我知道自己能力還不足,一方面也知道自己根本不夠努力。


  昨天FB上有一篇李安寫的文章廣為流傳,是他從影以來一路上的心路歷程。

 

  「1978年,當我準備報考美國伊利諾大學的戲劇電影系時,父親十分反感,他給我列了一個資料:在美國百老匯,每年只有兩百個角色,但卻有五萬人要一起爭奪這少得可憐的角色。當時我一意孤行,決意登上了去美國的班機,父親和我的關係從此惡化,近二十年間和我說的話不超過一百句!

 

  但是,等我幾年後從電影學院畢業,我終於明白了父親的苦心所在。在美國電影界,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的華人要想混出名堂來,談何容易。從1983年起,我經過了六年的漫長而無望的等待,大多數時候都是幫劇組看看器材、做點剪輯助理、劇務之類的雜事。最痛苦的經歷是,曾經拿著一個劇本,兩個星期跑了三十多家公司,一次次面對別人的白眼和拒絕。

 

  那時候,我已經將近三十歲了。古人說:三十而立。而我連自己的生活都還沒法自立,怎麼辦?繼續等待,還是就此放棄心中的電影夢?幸好。我的妻子給了我最及時的鼓勵。

 

  妻子是我的大學同學,但她是學生物學的,畢⋯⋯業後在當地一家小研究室做藥物研究員,薪水少得可憐。那時候我們已經有了大兒子李涵,為了緩解內心的愧疚,我每天除了在家裡讀書、看電影、寫劇本外,還包攬了所有家務,負責買菜做飯帶孩子,將家裡收拾得乾乾淨淨。還記得那時候,每天傍晚做完晚飯後,我就和兒子坐在門口,一邊講故事給他聽,一邊等待"英勇的獵人媽媽帶著獵物(生活費)回家"。

 

  這樣的生活對一個男人來說,是很傷自尊心的。有段時間,岳父母讓妻子給我一筆錢,讓我拿去開個中餐館,也好養家糊口,但好強的妻子拒絕了,把錢還給了老人家。我知道了這件事後,輾轉反側想了好幾個晚上,終於下定決心:也許這輩子電影夢都離我太遠了,還是面對現實吧。

 

  後來,我去了社區大學,看了半天,最後心酸地報了一門電腦課。在那個生活壓倒一切的年代裡,似乎只有電腦可以在最短時間內讓我有一技之長了。那幾天我一直萎靡不振,妻子很快就發現了我的反常,細心的她發現了我包裡的課程表。那晚,她一宿沒和我說話。

 

  第二天,去上班之前,她快上車了,突然,她站在臺階下轉過身來,一字一句地告訴我:"安,要記得你心裡的夢想!"

 

  那一刻,我心裡像突然起了一陣風,那些快要淹沒在庸碌生活裡的夢想,像那個早上的陽光,一直射進心底。妻子上車走了,我拿出包裡的課程表,慢慢地撕成碎片,丟進了門口的垃圾桶。

 

  後來,我的劇本得到基金會的贊助,我開始自己拿起了攝像機,再到後來,一些電影開始在國際上獲獎。這個時候,妻子重提舊事,她才告訴我:"我一直就相信,人只要有一項長處就足夠了,你的長處就是拍電影。學電腦的人那麼多,又不差你李安一個,你要想拿到奧斯卡的小金人,就一定要保證心裡有夢想。"

 

  如今,我終於拿到了小金人。我覺得自己的忍耐、妻子的付出終於得到了回報,同時也讓我更加堅定,一定要在電影這條路上一直走下去。

 

  因為,我心裡永遠有一個關於電影的夢。」

 

 

  看完這篇,我自問,李安大導演憑著這麼努力不懈的精神,才能走到今天的成果......而我又肯為自己的夢想,付出多少努力?

 

  (而且前提是我還得找到一個肯支持我的夢想,並且願意養我的老公......)

 

 

 

  場景再拉回深坑老街,那男生又繼續對我說。

 

  「神告訴妳不要害怕,祂會幫助妳找到方法。祂會陪伴妳、指引妳方向,讓妳不再害怕、不再迷網。祂希望能夠幫助妳完成夢想,所以祂才安排了我們今天在這裡相遇。」

 

  聽到這裡我其實覺得很感動,但是我忍住了內心澎湃的淚水,畢竟我是彪哥。

 

  後來我跟戴墨鏡的女生交換了電話跟FB之後,他們有說到他們是大安區靈糧堂的基督徒,歡迎我有空來玩,這時我心裡更感到不可思議了。因為早在一年多前,我就有感自己是耶穌的人,即便我很不喜歡某些狂熱的基督徒老是太積極主動拉人進教會,好像妳不去就是惡魔一樣的態度。我覺得信仰是好事,但不應該是用這種方式來逼迫他人或者給人壓力,所以我對基督徒一直沒什麼好感。


  這也是即便為什麼我明明心裡早就有感召,卻遲遲不願意主動加入的原因。我其實甚至是想著等我了解完基督教與天主教,再來做決定。

 

  可是經過這次,我知道冥冥之中已是注定。

 

  畢竟我此生也不過是第二次來到深坑老街,然後生平第一次在路邊被人抬腳,又生平第一次被陌生人詢問妳有什麼夢想?又剛好在我正處於沮喪迷惘的時期,告訴我不要害怕,神會陪伴我著完成夢想。

 

 

 

  這樣的機率到底有多少?

 

 

 

1361940022  
我真的只是坐在路邊吹吹風拍拍照而已啊...耶穌就來敲門了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