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花花跟朗君剛從水溝被撿回來的時候,笨笨的、小小的,喵喵叫的好可愛好可愛。那時候她們才剛出生沒多久。






  後來漸漸長大,不曉得為什麼,花花總是很兇。即便我們已經照顧她了三個月,仍舊常常在我們靠近她的時候,會發出準備要攻擊人的聲音。而朗君雖然比較平易近人,但是個性也比較調皮搗蛋、放蕩不羈,常常帶著頭四處亂跑、冒險,我們都很擔心總有一天她會因為好奇心而不見了。

  直到去年夏天,因為我們疏於照顧,花花得了貓的白血病。一開始是不怎麼吃東西,看起來無精打采的,後來就乾脆躺著都不動了。那天我們發現不對勁,於是趕緊帶她去醫院急診,醫生才說她因為貓的白血病,性命垂危。轉了兩間醫院之後,好不容易找到血貓幫她輸血,然後開始治療、住院。那一天,我既自責又難過。






  醫生都要我做好心理準備,因為這個病很嚴重,小貓發病通常都會撐不下去。輸了第一次血之後,花花的恢復狀況仍然不是很樂觀,沒多久紅血球又被吃光了。正當我們快要放棄的時候,好心的動物醫院護士抓來了她們家的血貓,又幫花花做了第二次輸血。但是醫生說,若是這次輸血仍舊沒用,那就真的得放棄了。

  結果奇蹟似的,第二次輸血完了之後,花花竟然逐漸好轉了!醫生護士們都說,花花真的很幸運。



  等到病情穩定之後,我們把花花接回來,這次我很小心也很用心的照顧她。除了每天都得餵藥之外,三餐也都讓她吃得很營養。漸漸她的狀況才越來越穩定,也才慢慢開始活蹦亂跳。後來因為擔心她們哪天發情就跑掉了,到時沒有結紮的她們有可能會製造出更多的流浪貓,因此我把她們帶回家養。但是不愛動物的崔老太太三番兩次的要我把貓送走,家庭革命了好一陣子她都還是不肯答應......這時,我們隊長剛好出現,他二話不說就把這個責任扛了下來,幫我把貓搬去了台中。平日我在台北的時候,他也幫我把兩個小朋友照顧得很好,一個187的大男人蹲在地上幫兩隻貓清貓砂、倒飼料,自己去買飼料、買貓砂,從來沒有一句抱怨。


  現在她們都長大了,也一歲半了。花花不再會攻擊人,反而最會撒嬌。我用著筆電打電腦的時候,她會捱過來就不客氣的坐在我身上;我跟隊長一起抱著在沙發上看電視時候,她也一定會貼過來湊熱鬧;我去廁所尿尿她也會跟著,坐在門口等我尿完。而朗君雖然一樣調皮搗蛋,老愛把我的 I Phone 線咬的稀巴爛,但是只要她一調皮,我大聲的「哼!」一聲,她就會迅速的跳下來或是趴下,乖得像隻小綿羊一樣。


花花現在好愛撒嬌,也好喜歡人摸她






花花很喜歡躲在窗簾下面玩






調皮搗蛋的朗君






貓很少會認得自己的名字
但是我叫她們
她們都會知道我在叫她們喲!








  還記得那時候我剛接她們回家,有一次帶她們去愛貓園逛,遇到一個養波斯貓,身上的裝扮有點閃亮到我睜不開眼的貴氣太太。那個太太的波斯貓看起來驕傲又漂亮,於是我跟他玩了一下。貴氣太太見狀於是走過來,然後看著花花跟朗君問說「這兩隻是什麼品種啊?」

  我笑著說 「喔,她們是流浪貓,剛出生就在水溝被撿到。」


  那太太臉上瞬間滑過嫌惡的表情,一把抱起她的波斯貓,然後假笑的說: 「喔,流浪貓啊!呵呵~」


  氣氛頓時有些凝結。我於是打破沉默的客套的說: 「妳們家的貓咪滿漂亮的。」


  這時貴氣太太好像逮到機會似的,扯開了喉嚨就開始介紹: 「是啊我們家咕咪是純種的唷!當初花了好幾萬才把他帶回家的咧!現在真正純種的波斯貓很少了,所以我們家咕咪才會這麼可愛呀~對不對?」她邊說邊把臉貼近咕咪,但是咕咪也是一臉嫌惡的表情,不停把臉別到另外一邊,看起來相當的驕傲。


  我笑了笑,就走去櫃檯結帳了。事實上,貓是什麼品種的對我來說,根本一點意義也沒有。如果養動物只是為了她的稀有度才養、才照顧,那麼寵物對妳來說,根本就只是一種炫耀的工具罷了。養寵物是一種相伴、一種緣分,尤其是認養、領養的那種緣分更是特別。




  所以即使花花跟朗君是混種的流浪貓,在我心裡,她們可是世界上最可愛的貓,也是我的家人。也希望大家都能把自己的寵物真正的當成家人,不要給自己任何理由來丟棄她們。即使真的沒有能力再續養了,也要好好的替她們找一個家。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