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天夜裡,我收到了一封朋友傳來的道歉簡訊。只是至今我仍舊無任何回應。

  並不是我無法原諒那位朋友,也不是還記恨在心頭,而是我實在不知該如何說服自己,再繼續與那位朋友延續友情。


  事情要回溯到幾年前,因為同學會的關係,我們又再度聯絡上。那陣子我們聯繫頻繁,也常會在下午的時刻喝個下午茶,但是當時主力還是保險業的我,從來沒有主動推銷過她。直到有一天,她說想要請我替她做個退休理財的規劃,並且告知我其實她前幾個月才買了一張我們家月繳型的投資型保單,但是她很不喜歡她的業務員,因此她想要換業務員。

  根據公司規定,保單業務員不是客戶說想換就可以換的,因此我很明白的告訴她,那張保單還是繼續乖乖繳吧!頂多有什麼問題,妳來找我,能處理的我就幫妳處理吧!但是最後她仍舊要求我替她做個退休理財規劃。於是我以她媽媽做被保險人,把保障加在她媽媽的身上,打了一份建議書給她看。


  幫爸媽保壽險,其實這在世界各地已經是非常普遍的作法,在許多外國人的眼中,也都非常的健康。但是相較於西方社會的觀感,偏向傳統的台灣社會總認為,幫爸媽保壽險好像是在咒他們死一樣。但,今天並不是要你幫爸媽保了壽險之後,就處心積慮要你在他們的食物裡下毒,或是帶他們去擎天崗踏青的時候把他們往下推。他們的壽命並不會因為這張保單而縮短或延長。只是"感覺"好像兒女等著他們快點死,這樣才好"收錢"。但這另外一面的意義是不是顯示出,你平日並沒有對父母克盡孝道,以致讓父母產生這樣的錯覺?

  最後她簽約了,只是被保險人那個應該給她媽媽親自簽名的欄位,是她自己簽的,這是這整個事件當中,我做錯的唯一一件事。孩子幫爸媽在保單上面簽名,於情並沒有錯,但於理是不符合規定的。當她提出若是拿回去給她媽簽名,她媽媽感覺可能會不好時,的確是我建議她,不然妳就自己簽吧!雖然業界許多這類型的保單,都是由孩子代父母簽名,但是規定就是規定,不可能因為比較多人這麼做,規定就會改變。


  保單簽收期過後的一個月的某天下午,她突然打給我,說她的公司要對她提出告訴,要她今天下午去她公司的法務室面會。因為她覺得朋友中我比較見過世面,所以要我陪她一起去。起先我以為是因為她之前有跟我提過,她在部落格裡曾經寫文幹譙過他們公司跟主管,結果被同事抓耙子PO給主管看的這件事。因為是中國信託旗下的某間子公司,所以規模還不小,我在想可能大公司很禁忌毀壞公司名譽這檔事。但是到了現場之後,法務處的人對她提出一連串的質問,那質問我是越聽越糊塗,最後搞的我一頭霧水!趁隙我拉她去女廁,問她到底怎麼一回事,不就是你寫文幹譙公司而已嗎?怎麼他們提出的質問我都聽不懂。

  這時她才說,她是因為洩漏公司客戶資料給敵對公司,而被公司提出告訴。

  我一聽,整個人都傻了。

  第一,對方是中國信託這種大公司。
  第二,她所做的事,是職場倫理中,最嚴重的錯誤。

  公司不告個她嘴歪眼斜才有鬼!這時我才氣急敗壞的問她,怎麼會做這種事?而且為什麼找我來之前,不先告訴我原來是這樣的事?這樣至少也好讓我有個底,也能先做個準備。拎北這輩子雖然作惡多端,但倒也沒做過什麼要上法院的壞事,這叫我要怎麼處理?這一定得事先找律師討論過才行的啊!

  最後那天,我只能先要她少說,也都先不要承認些什麼。畢竟對方全程錄音,我都還不知道事情始末的情況下,能幫她的也有限。最後原本態度強硬的法務室(很像在審問犯人)給她兩天的時間寫自白書,看完自白書再會同她的主管討論,才決定要不要提告。離開之後我們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她才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跟我講清楚。原來那個敵對公司,是她的學姊開的,她學姊以利益條件交換(只是她還沒拿到錢就被贓到了),要她把公司的客戶資料流洩過去。當時她又很討厭公司跟主管,於是就一口答應,而且還蠢到直接用公司的傳真機、MSN把客戶名單傳過去。

  那時我姑念她可能剛出社會不懂世事,所以遭小人利用,因此還開著車帶著她跟她媽媽去找律師,看要怎麼解決這件事情。而她跟她媽媽因為怕這件事若是讓她爸知道了,她可能會被趕出家門,所以法院信件都先暫時寄到我家,以致那陣子崔老太太老是問我為什麼家裡會寄來法院信。

  其中她也說過,那主管曾經跟她很要好,但現在卻竟然要這樣致她於死地,讓她覺得很傷心。雖然我也納悶既然是曾經的好友,為何仍執意要對她提告?但是我也機會教育了她,告訴她會有這樣的結果,自己也應該要反省與改正錯誤,甚至還教她傳了封誠懇的道歉簡訊給她主管。

  結果她工作丟了,還要額外負擔律師費,這讓她的投資型保單快要繳不出費用了,她於是開始打電話向我求救。因為我會的也只有保險,因此我建議她不如先來做保險,因為她口才也不錯,加上我的全力輔助,要讓她在短期內賺到錢並不是難事。而且在這當中她也可以一邊慢慢找她自己想做的工作,這樣總好過她一直空在那裡什麼收入也沒有的好吧?

  只是,她拿了考取證照的書籍之後,教育訓練也是要來不來的來個兩三次,早上不是睡過頭就是塞車。之後她說覺得沒什麼興趣,所以不想去了,我勸說她現在不是講興趣的時候,而是當務之急妳必須先解決民生問題,其次才能談論興趣吧?但她仍舊選擇了朋友的服飾店去當代班的店員。當然我也無話可說,能幫能盡力的我都努力過了,剩下的也只能看她自己的造化。


  但是過了一陣子的某天....... 《待續》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