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上禮拜開始我就因為感冒咳個不停,到了這幾天更是病情加重,咳到上有腦漿快要噴出汁來,下有膀胱快要灑出尿來。原本上禮拜是有打算要去看醫生,但是老爹先丟了一包他之前去我們家附近樂利路的名醫陳什麼權的診所拿的藥給我,所以我就想說先吃吃看吧!

  本身我是個非常反骨的人,很少生病了會好好吃藥,整個就是很頑皮。但這次因為我不想在週五抱著病去成都工作,所以這次藥吃的特別按時。但從上星期開始吃,吃到昨天感覺都沒什麼好轉,反而好像還更嚴重。結果昨天我們一家在聊天的時候,我跟老爹抱怨那個藥都沒效,吃了半天也沒好反而更咳得我的肺都快斷氣了,我妹才問我"妳吃什麼藥啊?" "是把拔給我的藥啊!他去陳什麼權那裡看拿的藥啊!"

  "靠腰喔!那是把拔上次去看耳朵發炎的藥,跟感冒有個屁關係喔!"

  
................................


  "啊!歹勢歹勢,我忘記了!對啦那是我看耳朵發炎的藥!不過也沒關係吧都是消炎用的...." 結果他們笑成一團,我在心裡罵暗陰陽。



  崔老爹看我不爽也不用這樣啊!難得一次我那麼乖巧的好好吃藥,結果竟然是這種無言的結局!




  現在我的感冒更嚴重了,本來只有小咳,現在變成大咳;本來只有鼻塞一個鼻孔,現在塞住了兩個半的鼻孔(其中一個鼻孔微微的可以吸到空氣)

  不過崔老爹搭上今天晚間11點的飛機回L.A了,就不跟他計較了。這次他回來的這半年,是我們好久好久以來相處最充實的一段時光.......希望過年能去找他,但是拎娘機票都好貴,隨便都要3、4萬,我跟我妹加一加就快要10萬了,只是坐個飛機而已就要開10萬,真的是很傷本....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