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著名片盒,卻無意翻出那場讓我們從此相愛的電影票。

縮回了手, 
丟進垃圾桶的動作遲疑在回憶的湧現裡。

傷口上隱隱發脹的痛楚,
其實程度就像票上逐漸褪色的黑色墨水,
也許漸漸淡去,

但字痕卻始終刻印著。









TAIPEI‧TAIWAI






那個你曾經允諾過我的曙光,
早已被無數次的狂風暴雨侵襲,
黑夜吞噬了我的世界。



再也等不到,

你給我的曙光。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