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睡到半夜,熊熊從夢裡驚醒。

  如果說是夢到跟吳尊打炮爽到驚醒,那也就算了,但我是噩夢到驚醒,對我來說是很不可思議的...........要知道,一個睡下去就像太平間的停屍一樣沒了知覺的人,能夜半鐘聲到客船是很不容易的:都睡到死掉了哪還聽的來鐘聲?

  所以到底是什麼噩夢?其實要說我也是挺不好意思的。 (結果下面還不是又落落長的講個不停!每次都很愛搞這招,要不就是說"唉唷我肚子很飽吃不下,不要吃太大的",結果轉頭又說"那我們去吃吃到飽麻辣鍋好了")
  總之原本前半段的夢境我是很黑皮的在夏天騎著水上摩托車,那嗨森的的感覺讓我整個就是要爆炸了(但是還不到像高潮那麼爽,不過應該是僅次於了) 。結果場景就轉換到我穿著細肩帶站在樹林小路上,而且一隻紅皮白腹的毛毛蟲掉在我頭頂上,還有一些其他的小蟲蟲掉在我肩膀上。我整個就是嚇的快要噴賽,全身的毛細孔跟機母皮已經差不多有四指開可以生六胞胎了。

  就這樣我從夢中驚醒,醒來後還心有餘悸的在心裡想著"幹拎娘好恐怖的夢喔!"。大家不要以為毛毛蟲有什麼好恐怖的,你要知道毛毛蟲還是有毛的那種,況且在你的頭頂蠕啊蠕動啊動的,我就不信你會覺得像有人在幫你穴道按摩一樣爽.........不過那恐怖的驚醒維持3~5秒,我就又沉沉的死去了。

  後來老師安慰著我說"別害怕!夢境通常與事實相反,妳今天應該會遇到穿著紅白勝利的吳尊掉到妳身上喲!"  (不過老師,倒也沒有這麼相反就是了....)
  

  然後阿百雞歪的笑我說"幼稚的人做幼稚的夢!"

 
 
  下次我就抓毛毛蟲放在阿百的面板額頭上,看看她到底能多成熟。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