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記事 (9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今天是3C多媒體大展暨國際比基尼小姐台灣區暖身賽的開幕記者會,假協辦之名行主辦之實的我們自然是忙到連我的小YG內褲都掉了。我除了要負責盯好細節,還要忙著盯緊比基尼小姐們的奶,真的是非常的忙碌。我當然很生氣自己這種「胸奴人」的胸奴性格,因為我明明就是娘們來著呀!

  所以雖然在百忙之中,我仍舊是無法自我控制的在後台拍了些比基尼小姐的近照,而且像我這種好東西總愛跟好朋友分享的性格,我怎麼可能會是那種不分享被雷劈的人?義氣二字一向是我柳喪彪行走江湖的宗旨啊!



左邊是2007年代表台灣出國比賽的比基尼小姐冠軍劉沛語
右邊是高材碩士生,但我個人覺得她的奶比她的學歷跟臉更夠看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禮拜六是張性茹的生日,素有晃點王之稱的我很給她面子的拖著老命到了場,原因是前一天晚上我莫名奇妙的就在我家附近的酋長跟老闆還有廚師那兩個隴外雙魔拼起了酒來。本來好端端的我只是去那裡聽朋友吐吐苦水倒倒垃圾,完全忘記某一回才在那邊被隴外雙魔灌到差點用爬的出去,是幸好當時我有外表嬌柔但其實內地裡是個東北酒罈子的高人相救。

  總之當天的記憶只停留在我看見我跟朋友點的那瓶格蘭菲迪已經見底了,之後有沒有因為老是受不了激將法而套別的酒喝我已經完全沒記憶,也不敢打給張小龜問我後來有沒有在路邊尿尿或是見了哪個馬子就一把摸過去,反正我想再怎麼樣也應該不會比那次衝進捷運男廁準備脫衣尿尿,還有大剌剌的在深夜的東區街邊穿套長褲還要丟臉。總之記憶是痛苦的根源,我想我能忘記,也或許是種福氣......

  所以隔天我宿醉了一整天,那難過的程度又讓我再一次發誓我再也不要喝酒了!雖然大約隔個一個月我又會忘記這種宿醉的痛苦,但在此也希望廣為昭告我的親朋好友們,不要再揪我去喝酒了!就算是小酌也一樣!拜託拜託!老娘我已經年近30了,已經不像從前年輕時前一天喝個爛醉隔天還能照常上班。現在宿醉個一次就算躺個兩天也不見得躺得回來.....我的媽!

  但經過以上總總,我還是秉持著我柳喪彪一向以義字行走江湖的原則,拖著半死的身軀前往NEO19參加張性茹的生日會。其中一部份原因也是我想說她克在異鄉工作兩個月,一定受了北京人些許鳥氣,回來台灣若能開開心心的跟姐妹朋友們團聚過生日想必會好不開心~所以儘管遲到了一個半小時,我仍舊是努力不懈的到了!!

張性如真的很不上相,她本人超美
比乖乖還美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真是忙到有如廣島原子彈炸開一般的爆炸,都不知道已經多久沒有好好欣賞日本性教育研究片了。人只要一忙碌起來,不要說靈感像吃了殺精藥一樣都枯竭了,就連性慾都會大打折扣。所以現在我幾乎隨身都帶著筆記本,一有靈感就趕快寫下來,然後多找機會練舞、游泳運動運動,好讓腦袋保持光合作用。

  上個星期天本來是個美麗星期天,我想說多去戶外走走補充補充電力尋找些靈感也不錯,於是打算一早坐火車去福隆躺躺沙灘看看山海。本來想揪說走就走旅行團團長,但因為前一晚他跟猛男熱舞到天明,想說他應該是會睡到屁股沒喘氣了,所以就撥了一通本人此生撥過的所有電話裡,最錯誤的一通.....

  是的,我就是打給了從小教我幹瞎事到長大,自稱是隋棠的廖隋棠小姐。

  我只能說台北市的馬子都很懶,完全吃不了苦(是,當然包括我自己) 。一聽到交通工具是火車,而且出了火車站可能還要走路,廖隋棠小姐隨即哭北哭木了起來,於是我用了0.1秒的時間決定把睡到屁股沒喘氣的團長挖起來,然後讓廖隋棠小姐自己一個人用苦瓜度過空虛的星期天。但是!命運的殘酷之手不可能會這麼輕易的放過我!

  擁有台灣區第一魯小后冠的巨蟹女廖隋棠小姐,從很久以前就已經打破了我以為金牛女才是魯小界冠軍的印象,她的魯小功力是真正從少林寺苦練後,經過嚴厲的十八銅人陣及殘酷的摸乳巷焠鍊過才下山的。其中招式迷幻百變、出奇不意,用招於無形之間、換招於無意之時,魯小的能量波強大到連老天祿滷味的老闆都下跪求饒,真的是比滷味還要魯。

  總之就在她不願意參與,又不肯放我走的魯小之下,我退而求其次的選擇去她家打麻將的行程,並且也揪了很無辜又衰小的團長。第一回合我含辛茹苦的小贏了700多,從來打牌就沒贏過的團長理所當然的是走上輸錢的命運。結果因為魯小皇后見不得人好,因此逼我請客,馬上我就花了300多買泡麵跟零食,然後第二回合再戰。

  完了第三回合,我跟團長已經輸到脫褲子了(很顯然一部份原因是被團長拖累) ,也沒吃到廖隋棠小姐請的任何一客泡麵或是茶葉蛋。我真不知道自己當時為什麼要撥這通亞給的電話?就算是我自己坐火車去福隆給雨淋給雷打也不用花個上千塊,這到底為什麼我要如此手賤撥出那通電話?

 

  所以在此呼籲大家,撥任何電話前請記得務必冷靜思考;也順便呼籲廖隋棠小姐盡快訂位王品台塑牛排,以繼續維持跟我白歆惠的多年情誼!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嗯,謝謝老天保佑!

  真的。

 

  雖然這次活動沒有上次那麼累,但是因為接連著幾天都是中午就開始豪大雨,所以禮拜五晚上,我們都心情灰暗想要燒炭,覺得禮拜六應該也免不了狂風暴雨吧!誰知竟然天公作美,今天一整天連滴雨都沒下.....



這次不是BATTLE,加上又是跟COLOR一起合辦
跟上次比起來真是輕鬆太多太多
但一整天下來,仍是會折騰死一把老骨頭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要說最疼愛的姐妹淘,這兩個一定跑不掉。

 

 

 

 

 

 

  還記得11、2歲那年的國小畢業典禮那天,我們四個最好的姐妹學著電視戲劇手法,義結金蘭.........「我xxx」,「我xxx」,「我xxx」,「我柳喪彪」,「於民國某年某月某日,結為姐妹。雖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願同年同月同日死」。那個四人一起站在窗邊對天發誓的情景,我至今都沒忘。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週五六連喝兩天到快天亮才回家。本來禮拜六要去幫奶奶跟她的親愛小馬哥合照,但她的典禮舉行時間是透早八點半,老天~~我這個老太婆已經快27歲了,不是快17,就算我去掉半條命也是爬不起來。想當然爾我奶奶是氣噗噗的碎碎唸了我一頓,還擰著我的耳朵千叮嚀萬交代禮拜天要帶她去吃新竹姨婆她兒子的喜酒不要忘記了。

  所以星期天一大早,我就捧著滿胃的whisky coke,帶著奶奶去坐高鐵。剛被奶奶從床上挖起來的時候,我真的覺得魂魄從我的青春肉體脫離了.....

現在高鐵降價很多,算了算比開車還便宜,
而且又很快,所以我們就毫無預警,開開心心的出發了。

殊不知,感情深厚的祖孫二人,竟因此而走向悲慘命運的一天!
(請搭配藍色蜘蛛網盛竹如的旁白)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四月六日這天的確是個大日子。但絕對不是因為那天是小憶的世紀婚禮,只是因為那天是我最近幾年來最早起床的一天,時間是早上七點。

  反正以我拖沙連天的性格,照換算約八點,我應該是要六點就要起床,但是我足足賴床了一個小時,最後讓我彈跳起床的原因是,如果錯過了迎娶的時間,我會坐不上奶媽的車一起跟著車隊去蘆洲,到時路熟我但我不熟路的,真不知道吳尊會不會願意開直升機載我去.....

  反正以匆忙的速度完成梳妝打扮之後,不管前一晚特別去理容院(我妹每次都說我很像老人,都講理容院,他說年輕人都馬講沙龍.....真的是這樣嗎?難道今年18歲的我心智已經有如27歲了嗎?)給國際髮型設計師sit down please塞豆的髮型已經被從來不知睡相為何物的我睡到爆炸,硬是趕上了迎娶的儀式。

  因為傳統習俗,新娘的婚紗要等新郎送來,所以新娘只能先化好妝做好頭髮等著婚紗送來之後才穿。

  婚紗送來之後首要之務就是貼 New bra 跟膠帶來製造爆乳效果(雖然小憶不用貼就很宏乳,但貼了之後更是有如水壩潰堤,就要滿出來了....)。當中我一度被在場所有女伴要求壯漢應該要離開房間,但老實說我死賴著不走她們也拉~~不長我,吹~~不破我。此情此景只讓我深深覺得,其實女體男魂真的有好多福利唷唷唷唷唷!



還沒換上婚紗的小憶很像化濃妝來打掃的大嬸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從我一個禮拜沒有更新的日誌就知道老娘上週與本週真是忙到歸西。已經連著好幾天我家都只剩下睡覺跟洗澡的功能,奶奶看著我忙進忙出都不曉得我在瞎忙什麼,別說我連點進自己網誌的時間都沒有,就是我剛下載好的Tokyo Hot 大澤佑香的新片我都沒時間看......東京熱耶!東京熱的耶!出了名的重口味東京熱耶! 
 
註:東京熱是出了名的玩殘女優的片商。譬如說讓嬌小可愛的大澤佑香被多人內射(而且一鏡到底絕無剪接作假),或是性感女神小澤瑪利亞吃屎喝尿.......抱歉離題了,改天再來做個專題好了。

  禮拜天是我們家寶貝小憶結婚,五虎將已經三個已婚了。不過大家放心我還早的很,本人預計最快也要二、三年後才會有結婚的打算,因此請眾朋友不要每次接到我的電話都很靠夭的問我是不是要放炸彈了,老娘我不會這麼耍賤臨時才丟手榴彈給你,我一定會讓妳們有充裕的時間準備紅包的,放心!

  完整的爆乳新娘照我還沒時間整理,大家先看看幾張頂著先吧!

喔喔~小憶脖子上的那顆痣真性感,這時我真慶幸我是女生~
想貼多近就貼多近~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晚上跟家人吃完飯後,就跟阿百還有一些靈界的朋友去東區瞎晃。今年的聖誕節真是跟清明節的氣氛沒什麼兩樣,可能真的景氣太差了,街上都沒幾棵聖誕樹,跟往年差真多。   要出門之前阿百先來我家找我,在她的逼迫之下我只好在房間走一段台步,這真的是很為難害羞內向又沉默寡言的我,羞死我了...... 






這種扭屁股的台步走法本身是跟我溼姐蔡淑臻學來的

但我說阿百,請問妳手是中風嗎?抖抖抖的我石榴姐都快上身了....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本身我不是一個八字輕的人,何況陽剛味又重的活似百隻男鬼附身,所以活到這把年紀,倒還沒遇過什麼第三世界的朋友想要跟我來個神交或是來電五十之類的。只能說人活的歲數漸漸大了,什麼狗屁倒灶的事都會來給碰一下吧!

  昨天晚上跟壞朋友兩個人因為心血來潮想吃羅東夜市的羊肉湯,遂說走就走的殺去了宜蘭羅東。去的時候雪山隧道是順暢得不得了,但一瞧見對岸我們就不禁打寒顫,因為往北的雪山隧道跟停車場沒兩樣,一台台的車完全都靜止沒動過,所以當時我們就下定決心回程要走北宜公路—九彎十八拐。

  約略十一點接近十二點左右吧!我們吃飽喝足了爬上了北宜公路。跟平常比起來昨天的北宜公路車也不算少,但一路都還滿順暢,直至一半路程前我都還嘰嘰喳喳的講話講個不停。到山路一半的時候,因為當時兩邊車窗各開了三分之一,突然我只是覺得肚子一陣冷痛,然後發冷。壞朋友問了一句:"妳怎麼了?",我最後講的一句話就是:"好冷喔~",壞朋友接著把窗戶關小,還碎碎唸著說:會冷妳就要講啊!都不講幹嘛?後面有外套啊拿來穿啊! 但我始終動都不動定在座位上,一句話也沒說。

  從突然一陣發冷那裡開始,我就感覺到不太對勁。那種感覺我也說不上來,也無法用什麼言詞來貼切形容,總之就是感覺很怪。我突如其來的沈默讓壞朋友覺得奇怪,不停的問我"妳怎麼啦?幹嘛不說話?",但老實說當時我真的沒辦法講話,感覺一股氣壓著胸口,而且臉色越來越難看。

  這樣的感覺總共分三個階段。第一階段還沒有感覺不舒服,只是有很奇怪的感覺,就是覺得不對勁,而且講不出話來。第二階段慢慢感覺不舒服,除了胃部不適之外,整個身體相當僵硬緊繃而且胸口壓了一股氣;脖子接近鎖骨的地方也有一口氣壓著讓我更無法說話。如果要形體化的來形容.......那應該可以說好像有人掐著我的脖子一樣。壞朋友在旁不停的問我"幹嘛不講話啊?妳怎麼了啊?",我聽的見,但只能在心裡回答他。第三階段不舒服的感覺到達了頂點,因為我已經開始感覺呼吸困難,於是張口小喘氣。頭部開始感覺有點暈眩,整個人好像被一個大壓力罩給罩著......我試著閉上眼睛,眼前卻出現也許是我自己幻想的一些妖魔鬼怪在張牙舞爪的畫面。我還告訴自己"不要亂想!不要亂想!"的開始想一些南無阿彌陀佛還有一些觀音媽的畫面,但不舒服的感覺仍舊沒有退掉,因此我還是張開了眼睛,身體仍舊動彈不得。

  壞朋友又再度問我"妳怎麼了啊?",他其實也感覺我的不對勁,只是可能沒有想到我是遇到了髒東西。當時我只是一直在心裡對著他大喊:"快下山!趕快下山!快點離開這裡!! ",但是很顯然的她慧根不夠無法跟我做心靈上的交流。最後我真的不舒服到了一個阿修羅的境界了,甚至整個人開始麻掉了,於是又再度閉上眼睛想要休息一下.......大概過了一會的時間,我突然"呼~"的喘了一口氣,壞朋友又問了一次"妳怎麼了?",這時我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下山了嗎?"

  "下山了嗎?下山了嗎?這裡是下山了嗎? "我胸口的一股氣突然感覺沒那麼重了,也突然可以講話了,但是一開口就是問她下山了沒有。壞朋友表示已經下山了,還不停的問我"妳剛剛怎麼了?",我慢慢的回答著"我剛剛沒有辦法講話!",然後把我剛剛的情形說了一遍給他聽。

  沒多久就到了坪林加油站。我下車上廁所的時候,只是感覺一陣虛脫的累,走路感覺都不太穩當。不過隨著離北宜公路越來越遠,我又慢慢恢復到先前的正常情形,才想著剛剛應該是碰上髒東西了,但不曉得為什麼是沒有什麼害怕的感覺,可能畢竟是沒有看見什麼東西。

 

  之後我請教了靈學大師裂嘴女,也就是我妹。她雖然沒有陰陽眼,但是因為本身體質的關係,加上八字輕,所以從年紀很小開始她就時常會遇到好兄弟,甚至有好兄弟會來拜託她幫忙。最誇張的紀錄是她國中住校時曾經被先前病死在她那張床上的女學生附身而轟動全校,還有女鬼曾經要拜託她幫忙而跟了她好幾天 (還跟著她去KTV壘!) 。大大小小的鬼她也見過不少,久了就習以為常了.......所以她身上總是會帶一陀的護身符,每當她跟朋友們一起出去又看到有好兄弟靠近他們的時候,她就會開始一一發護身符給朋友們。知道的人就會很丁金的跟在我妹身邊,不相信的人有的還把護身符丟回給我妹說我妹很怪力亂神。但老實說這種事也沒法逼人相信些什麼,因為沒遇過就是會鐵齒,遇過的就是會知道這世上的確有三度空間的存在。

  還記得我們國二的時候從內湖的家搬到汐止。在內湖住的時候一家都還滿和樂,但是搬去汐止之後整個家就慢慢開始走向支離破碎,多少也許是因為受了好兄弟的影響......因為後來我們才知道,我們住的那層樓曾經有一名女子跳樓自殺,而且會知道的原因是因為,家中有兩個人時常看到那名女子在家裡走動。一個理所當然是我妹,另一個是我爸眾多女友中的其中一個。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