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這篇之前,記得請先閱讀 我家也有靈能師(二)喔!

 

 

唸私立崇先中學的星星,平時都是住在學校的宿舍。宿舍是八個人一間、四上四下的上下舖,星星是睡在下舖,是4號床。而她們的房間是504號房,並且是在4樓 (校方很奇妙地把4樓編為5樓,跟醫院一樣)。你要說是巧合也行,要說是命運的安排也罷,總之她就是一路444的睡在那張床上。

某天她們晚自習結束之後,同寢室的大家一起聊天笑鬧的準備進房間。原本一路都還在跟同學談笑風生的她,一走進寢室,就強烈感覺到一股很不舒服的感覺。這股讓她感覺不適的力量,讓她整個人安靜了下來,臉色沈重地走到自己的床位上並且坐下,整個人盤腿而坐,然後身體前傾、頭部直直垂下,如果要用圖片來表示,應該就是這樣......

 

 

 




 



喔不好意思,放錯圖片了,是這樣才對:


但是當然沒坐的這麼挺就是了

 



這時的她,意識是呈現放空的狀態,完全沒有任何反應與動作。但是因為接近熄燈上床睡覺的時間,大家都各忙各的沒有去注意她太多。直到舍監點名的時間到了,每間寢室的同學都必須要站在房間外給舍監點名,她的室友們才覺得星星怪怪的。

 「星星,點名了!」幾個同學叫著她,但是她動也不動。於是她們拉著她到門外點名,然後點完名又拉著她回床上躺下。八人的上下舖都是用木頭釘製的,因此下舖躺下後,會看得見上舖的那塊木板上的木紋。她看著木紋越變越奇怪,感覺好像變成了一張臉......突然,她 咻 的一聲坐了起來。那起來的速度與狀態,好像是裝了彈簧似的,用著完全不符合人體工學的坐起法,用「彈」的起來。 (如果你常看殭屍叔叔系列電影,應該就會了解我形容的殭屍式坐起法)

彈起之後的她,以金氏世界百米紀錄都破不了的速度,衝到最右邊那床,然後大聲說著「我不要睡那裏!我不要睡那裏!」,說完就坐在最右邊那床,然後又盤腿頭雷雷。寢室裡的同學雖然都有些嚇到,但是因為當時宿舍的管教紀律相當嚴格,只要點完名之後就不能講話,並且一人犯錯八人受罰,因此其他同學都只敢小小聲地拉著星星要她回自己的位置,但是幾個人怎麼都拉不動,因為她全身僵硬到,可能朝她丟流星錘,那一顆顆的錘峰都會應聲斷裂的程度!


過沒多久,整個寢室的女生開始大聲尖叫。 因  為  星  星  突  然  整  個  臉  色  刷  白,並  且  嘴  唇  發  紫。 而那個刷白的程度大概比Levis的經典501刷白牛仔褲還要白上個一百五十倍。


這時同學們才衝出房門找舍監,告訴舍監「星星好像不舒服」。當時舍監以為她只是感冒、發燒等等什麼症狀的,於是對其他同學丟下了一句「把她帶出來。」就繼續去查其他人的房。但是四五個同學怎麼拉就是無法移動她,於是又衝出去找舍監,告訴舍監她們沒辦法把她帶出來。

舍監以為星星是因為發燒到癱軟,所以她們無法移動她,直到走進寢室看見星星,才眉頭一皺覺得案情並不單純。於是這位四樓的舍監急忙衝去三樓,找了平日有稍微在修佛的三樓舍監。這時寢室裡的同學們早已一個個嚇得軟腿鳥獸散,只有其中一個似乎是比較有經驗的同學,一直陪在星星身邊,然後在她的耳邊不停地說:「她只是來這裡讀書的,請妳不要傷害她。」


沒多久,三樓舍監就來了,她走進504寢室後,就一直重複對著星星說:「星星,有什麼事我們到舍監房裡來說。不用擔心,事情可以解決的。」

於是「她」就在三樓舍監的陪伴下,緩緩地走到三樓。在快接近舍監的房間時,「她」突然又一動也不動了,怎麼拉也拉不動!原來是「她」聽見三樓舍監房間裡正在用錄音機放著佛經,於是舍監走進房間將錄音機關掉,「她」才走進房間。進了房間之後,因為房間門是開著,有些好事又野小的學姊搞不清楚狀況來湊熱鬧,用挑釁的口吻站在門口對著星星說:「搞什麼飛機啊妳!」。最後那些挑釁的學姊在看見星星因為聽到她們的問話聲而抬頭之後的表情,全部跑步帶尖叫的散開。據事後那些學姊的形容,她們說星星當時是用著異於常人的凶狠、怨怒的眼神瞪著她們,活脫脫就像是要把她們生吞活剝的模樣。

等到舍監把房門關上之後,星星才恢復了自己的意識,並且看到了那個在她身上的「東西」。那「東西」只是一個形體,依稀看得出來是個女生,而且好像有擦紅紅的口紅,無法看得清楚五官。但其實說恢復自己的意識,並不是說她可以控制自己身體了,而是說她開始可以跟那個在她身上的「東西」對話了。那感覺就好像自己被關在一個監獄裡,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要說什麼、做什麼。星星在身體裡面一直不停地大哭,對著那個「東西」「我要找老師!我要找老師!」,並且哭著問那「東西」為什麼要這樣,那「東西」用著憤怒的語氣回答「妳睡到我的床了!」

「但是我真的不知道那是妳的床啊!」星星仍舊哭著說。 (但是她的肉身並沒有哭)

 

「東西」仍舊非常憤怒地表示,她不會放過他們的「我是在那張床上發高燒病死的!我發燒燒了好久都沒有老師管我,也沒有同學理我!所以我討厭老師!我不會放過你們的!」


在舍監關好門之後,舍監第一句話不是問星星「妳怎麼了?」或是「哪裏不舒服呢?」,而是「妳想要什麼?」。那個「東西」逼迫星星講出一些她不想講的嗆聲,舍監只說「妳這樣是無法解決問題的!」,然後她們就不停的對話,而星星此時只能被關在監獄裡不停地大哭、大哭、大哭。

不知道過了多久,來了兩個道士,開始在星星眼前晃啊晃的。也有跟那個「東西」作一些對話,但是內容是什麼她真的記憶模糊了,只有印象深刻的是,在道士說了一些話作了一些法之後,突然她有一種,身體裡有東西從腳底經過頭頂,整個被拉出去的感覺。

拉出去之後,星星整個人無法控制的瘋狂發抖,然後嚎啕大哭。舍監不停在旁邊慢慢安撫她的情緒,然後詢問她「星星,我請家人來接妳回家休息,妳家電話幾號呢?」但是光只是一個數字,一個數字而已,星星都要講非~~~常非常久,而且根本講不完。於是請校方查詢學生資料之後,馬上請阿公來學校接星星回家,而我爸與後媽也火速從台北趕下南部探視星星。

阿公到了學校之後,校方給予家長們的解釋是「身體不舒服」,並且一概壓下此事 (我想他們是不可能跟家長說  喔沒什麼,你孫女在我們這卡到陰啦~嘻嘻) 。之後那間寢室就封了起來(而且還有貼大符),沒有再作使用。而星星在發燒了幾天、休息了一陣子之後回學校,也就被分發到其他的寢室了。

我問星星之後有沒有再去查證,那「東西」所說的是否真實?星星說,她後來有再去迂迴的詢問一些學姊。本來學校的鄉野傳奇、鬼怪論壇就很多。不是司令台旁的軍人銅像晚上會在操場閱兵啦、就是有人晚上回學校拿作業簿的時候聽見學校裡有類似戰爭的槍砲聲。不過,有學姊說四樓有間寢室,之前聽說有她們的學姊病死在裡面。這時星星才熊熊想到,國一剛入學的時候,曾經有看過一間寢室上面貼了符咒的封條,應該就是那間504寢室。可能是第一次換寢室時,又有新學生進來唸,以致於寢室不夠,才會再度開放那間猛鬼寢室給學生住,然後星星就很註死的睡了那張床......



當然,這些觀點都是我們的想法,但是,大人們也是這麼想的嗎?

 

(後記:後來大約是2005年吧!曾經在雲林縣紅極一時的明星學校私立崇先中學,因為校產掏空案而廢校了。這裡想問有幾個人唸書念到母校消失的?而且是在十年內...)





《待續》



p.s.馬的,因為今天一大早我們全家要去清境玩個幾天,怕太多天沒發大家會把碗敲破,所以害我現在一個人在半夜三點寫到好毛,背後有聲音都不敢回頭看......



請繼續收看:我家也有靈能師(四)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