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這篇之前,記得請先閱讀 我家也有靈能師(ㄧ )喔!



  星星上了國中之後,因為唸了私立學校的關係,所以去寄住了南部的阿公家。南部的阿公阿嬤雖然不是親生的(是後媽的爸媽),但是為人厚道、心胸寬闊,對我們姊妹倆視如己出,對星星這個處處得長輩疼的貼心鬼更是疼愛有加。

  南部阿公家的房子是兩層樓加頂樓的透天厝,一樓是客廳、阿公阿嬤的房間、廚房,二樓右廂是神桌與兩個房間,左廂也有兩個房間,而星星就是睡在左廂靠近神桌的那個房間。雖然是鄉下的房子,但是空間寬敞,該有的也都應有盡有。照理說,星星一個人睡一層,應該是過著如帝王般的生活才是。但是不知道阿公家神桌上供奉的神明,是不是早就被辣撒咪亞給侵略了?因此根本起不了驅魔除鬼的作用......因為這間透天厝,根本就是徹底的猛鬼集中營!總之在那段期間,星星時常都會在她房間遇見各方來的「朋友」,其中一個最讓我聽完覺得毛骨悚然的,是在某天晚上......


  那天晚上一如往常,星星在房間睡覺。鄉下的夜晚安靜到只聽得見蟲鳴與風聲,以及偶爾被風吹得格格作響的玻璃窗戶,還有村裡幾隻小黃狗的低吟。睡到一半,她沒有預警的突然從睡眠中醒來。房間裡漆黑一片,僅只有從窗外透進來的淡淡月光,但也夠讓她看出,窗前的書桌那,坐了一個頭髮長長的女人! 
 (靠腰!我保證不是我,那時我們沒住在一起,她住南部我住台北。)



========================這裡是鄭重聲明========================
   
雖然我描述的手法很像在寫小說,但我要聲明,這些都是真實發生過的。或許某些細節因為我的記憶稍微模糊,而略有小小出入,但是那些狀況都是真實發生在星星身上。




先來一張房間的擺設圖好了。






  誠如大家所看到的,那名頭髮長到靠北的女鬼 (咦?那不就是我?但真的不是我啦 > <)就坐在位在她腳尾的書桌那。在她突然從睡夢中驚醒後,感覺到房間內充滿了詭譎的氣氛,強烈地感受到這個空間內有其他生物的存在。我想這就是人類本能的第六感作祟,即使沒有用眼睛看到,也可以從身體的各個細胞接收到其他生物的訊息。這就好像你中午在公司櫃台虧那個新來的總機妹虧到一半,突然感到背後一陣空氣凝結,整個空間充滿了肅殺的氣氛。說時遲那時快,你馬上大咳了兩聲,義正嚴詞的說「小姐,我希望妳千萬不要誤會!我很愛我老婆的!尤其我老婆又賢慧又顧家,打著燈籠都找不到這麼好的!」。話才說完一轉頭,就看見老婆提著要送來給你的便當......

是的,這就是動物最本能的第六感!憑著這股第六感,星星清楚的感受到房間裡有「東西」,於是微微地移動了一下腦袋,往書桌的地方看去。


  不看還好,一看真的是讓她屎尿齊滾。那名夭壽女鬼半夜不睡覺,假扮王祖賢在演聶小倩的戲碼, 「她」坐在星星的書桌好像在梳頭髮(只是好像,不確定。也有可能是從小電影看太多受影響,所以覺得她在梳頭髮)。才看了一眼,星星就嚇得把被子拉高蓋住頭,什麼能唸的經文通通出籠,然後就這樣煎熬萬分的等著天亮。 (否則你還期望她去跟夭壽女鬼social一下交換一下名片,分享一下觀落陰的心得嗎?)

  不知道過了多久,等星星再度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隔天接近中午了。她趕緊衝去找阿公阿嬤報告,說她昨晚見鬼了。但是大人都是這樣,總是用各種方法告訴我們「 小孩子不要亂講話」,於是這個投訴就被這句很多人一生中至少都會說上十次的經典名言給打了回票。


  但是夭壽女鬼不止出現一次。記憶中依稀記得星星曾說過, 「她」最超過的一次好像有出現在她床邊過,總之夭壽女鬼不只出現過一次。但是夭壽女鬼的後續發展為何,因為至截稿前當事人的手機尚無回應,因此待本台記者詳細採訪過後再作補充。
(學什麼狗仔隊啊妳!)



女鬼出現在床邊真的是件比邱毅假髮被扯掉還靠杯的事,
我自己想像的示意圖大概是這樣
各位可知道我在找這張圖的時候有多煎熬嗎?
不信你去google咒怨看看,馬的會讓妳想砸電腦螢幕



  當然,有些人會認為那或許是作夢,可能是她夢境、現實傻傻分不清楚。的確,以上那樣的情況,只有她自己親眼所見,因此如人飲水冷暖自知,那種被嚇到快要屎尿齊飛,只能無助的窩在被子裡發抖的深刻體驗只有自己能體會。你可以說是她的幻覺,也可以說是她在作夢,因為見證者只有她自己。



  但如果是多人見證呢?


  而且是多到老師、同學、家長,都親眼所見呢?








下一篇我來告訴你,到底發生了什麼更誇張的事。


(後記:還記得我上一篇說過,有髒東西的房子,家運都會不太好嗎?那間透天厝,後來是我阿公、阿嬤跟舅舅在住。但好幾年前,我阿公中風,行動不便,而我舅舅車禍意外死亡。當然也不能完全說真的都是髒東西的關係,但我覺得可能也不是真的都沒有任何關聯。)



請繼續收看:我家也有靈能師(三)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