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很開心的跟朋友們出遊了一天,從金山老街鵝肉一直吃到小漁港,再從小漁港吃吃吃,吃到洋荳子。真的好久沒有吃的這麼無恥下賤了, "反正從明天開始再拼命運動吧!" 我心裡這麼欺騙著自己.....


洋荳子的鬆餅
建議大家點有鮮奶油的

太好吃了




  回程因為會經過中山北路,我於是想起了一直想去看,都錯過的張雪泡攝影展。於是我請朋友把我在中山北路二段放下,然後背著我的黃埔大背包,來找張雪泡。

  雪泡是一個很年輕的小女生,她是最近這一兩年才開始攝影。起源是因為她失戀了,於是想把那份感覺紀錄下來,因此開始拿起了相機。雖然攝影年齡很淺,但是她的作品裡面充滿了愛,滿滿的.........滿滿的愛。



在台北光點的對面

展出時間只到21號
每天只到晚上9點










我可以一個人去很多地方
但是一定要有我的大背包
跟MP3

他們是我最可靠的陪伴





他說  
攝影的時候,不要在乎攝影技巧好不好
或者是拍出來的照片漂不漂亮


對我來說
攝影是一種情感的投射與宣洩
我把很多很多文字不能說的
言語不能表達的
全部放在快門上

然後"喀擦"一聲
傾巢而出






因為雪泡的攝影展不能拍照
於是我拿了張她會場的明信片
放在咖啡廳樓下入口的地方
拍了張照片留念


相片的下方是座開關
感覺像是在說

我準備啟動了愛

原本就藏在我心裡
那濃郁的愛




  雖然展覽裡面,看不到高深的攝影技巧,也不一定有什麼狗屁黃金比例,但是很多地方都讓我仔細閱讀著(照片旁,都裝飾了她的文字) 。其中一句話,讓我停駐了良久:



《不要伸出手

    或者

     不要放開手。》






  我甚至有點想要流下眼淚了。

  因為我實在經歷過太多,輕易對我伸出手,最後又輕易放開我的手的人。




  


對面就是台北光點
我信步走過來
在露天看台上拿出筆電寫下這篇網誌

能夠即時紀錄當下的感動對我來說很重要
因為那稍縱即逝的速度
可能只比射精慢一點點




下雨了,也剛好寫完了,
背起包包的我也該走了。










  ※小插曲:在光點外面遇到一個老女人,講著帶一點點英文腔的中文,說她是華僑,要跟我借一百元。我說我身上沒有錢,她依然嘰哩瓜啦的講了一堆,大約是說她不是壞人只是個需要妳幫幫忙的華僑,妳都有notebook了怎麼會沒錢,並且還用英文說了一遍,想證明她真的是華僑。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看起來很嫩(?),我都說了我沒錢她還纏了我好一陣子,纏的我不能好好寫網誌。於是我拿起手機跟她說,請妳給我妳的名字,我幫妳打電話給警察,他們一定會幫妳,說完我真的撥了119。她見狀就直說,不用妳幫我打,我自己有手機可以打,也不用妳幫我,要去我自己會去啊! (那剛剛她說要我幫她是......? 現在是怎樣?不止老闆與客戶可以講話反反覆覆,連詐騙集團也可以很不專業的說話反覆就對了?)

  最後她氣噗噗的準備要走了,但是走之前低罵了一句:

 

臭三八!




  洪師傅說, 『遇見瘋子可以忍,但是污辱了三八就不行!』 。於是我 的站了起來,老女人可能以為我要揍她,小小倒退了一步。但我只是說:


不要叫我臭三八!


   因為我是臭機掰。



  老女人馬上閉嘴,掉頭就走.....







  這就好像我哥說過的一句話:

    對付神經病的最好辦法,就是讓他覺得你是神經病。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