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我們做愛好嗎?』




  坐在隔壁,戴著眼鏡的斯文男孩,差點沒把嘴裡的紅茶給噴了出來。

  『小....小姐,請.....請問....妳剛剛...說什麼?』老實說,這不太像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倒比較像是天上掉下來的驚嚇。因為,他根本不認識坐在隔壁的這個女孩。而這裡.......也不過就是公園的長椅上。



  『我說,』那女孩眨了眨彎彎長的睫毛,睜著圓滾滾的眼睛,認真的看著那男孩。

  『我‧們‧做‧愛‧好‧嗎?』

  

  沒一會兒,那男孩嚇的落荒而逃。


  女孩無奈的聳聳肩,甚至有些失落的從粉紅色的小包包裡,拿出一本很少女的筆記本,在裡面畫上第13個正字。





  **************


  第六十七個男孩,看起來有點放蕩。他手裡揣著一瓶海尼根,抽著煙坐在便利店前面。


  『喂,我們做愛好嗎?』


  女孩捱近了那男孩身邊,幾乎是貼著他耳邊說的。



  那男孩吐了一口菸,慢條斯里的轉頭看了她一眼說:「妳看起來不像玩咖,怎?是想報復男朋友?」


  『我沒有男朋友。』


  「跟同學打賭輸了,在玩大冒險吧?」


  『我只有一個人。』



  「那應該是........妳有病吧!神經病!」



  『我只是想要做愛。』



  「那很巧,」

     男孩又抽了一口菸,然後吐了一口菸,


  「我並不想做愛。」





  女孩畫下了第六十七筆。



  **************

  第六十八筆。

  第六十九筆。



  第七十..........個男孩。

  跟她一樣有一雙圓滾滾的眼睛。

  髮絲是褐色的,被溫暖的風吹的看起來,非常柔順。

  他站在書店門口,手裡拿了一本恐怖殺人小說。小說的封面畫了一個很可怕的獠牙魔鬼,拿了把白晃晃的刀,看起來鋒利的快要把書本劃破,然後從書裡爬出來。


  「妳好。」男孩主動跟女孩打了聲招呼。


  『你好。』女孩笑了笑。


  「今天的陽光很不錯。」男孩說。


  『是的,我也這麼認為。』女孩稍微站近了些。


  「妳也喜歡逛書店嗎?」


  『不,我只是在等人。』


  「嗯,是等誰呢?」


  『在等即將跟我做愛的那個人。』


  男孩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又問。「是你的男朋友嗎?」


  『不是,我沒有男朋友。而那個做愛的人,還沒出現。』



  「喔?那我們做愛好嗎?」




  男孩很輕鬆的說了出口,陽光輕輕的灑在他的笑容上。

  女孩低頭注視了那男孩手上的書本一眼,然後點了點頭。


  


  **************

  
  男孩並不如他的笑容那般溫柔,他很粗魯又無禮的,把陰莖用力的頂進了女孩的身體裡。女孩毫無舒暢感,反而感覺陰道像是被某種怪物撕裂一般的痛楚。男孩每抽插一次,那痛楚就好像吸附在陰道壁上一樣,緊緊的抓著不放。



  「痛嗎?」男孩射出來之後,躺在床邊的問。

  女孩沒有說話,只是擦了擦眼角的眼淚,紅著臉喘著氣。


  「為什麼,要找陌生人做愛呢?妳還是處女呢。」


  『因為我想要做愛。』



  「嗯,的確有時候我也會突然這麼想,那感覺真難受。雞雞會脹脹的,而且身體也會很熱。然後你就會變的很難思考,只會把全部的焦點放在雞雞那裡.....」男孩翻過身,繼續說著。「但是妳沒有雞雞,那麼那裡也會熱熱脹脹的嗎?」


  『不會,我沒有那種感覺過。只是因為,我快要離開這裡了,所以想要做個愛。』女孩看著精液混著薄薄的血絲從陰道口流了出來,然後慢慢被灰色的床單,像是吸收一種特殊的養分似的,一點一點的被纖維吞噬。


  「不會再回來了嗎?」


  『不會再回來了。』


  


  **************


  一個月後,帶著20歲的芳齡,女孩死了。

  她的粉紅色筆記本裡記載了,在醫生宣佈了她只剩3個月的生命之後,她開始尋找那個即將跟她做愛的男孩。

  因為她聽人家說,兩個相愛的人走到最後的結果,就是會做愛。

  她想愛,但是沒有太多時間了,沒有太多時間慢慢學著怎麼戀愛,也不覺得有什麼人會笨的去愛一個只剩三個月生命的人。



  但是最後那一個月,她跟男孩不停的做愛。而且逐漸在做愛完之後,相擁著睡去。那一刻,她甚至在心中偷偷希望,生命可以再延長三十年。或者......就只是三年也可以。


  

  那時常不被我們珍惜的愛情,在她眼裡卻是奢侈的渴求。




  延伸閱讀:幻想曲12─海風戀歌之悲鳴曲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