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張我自己做的DM
在印出來的第一天就被崔老太太唸了半天
"太花了"、"簡單素素的就好了啊"、"這樣誰看的懂啊?"...等等

我只能無奈的在旁邊搖搖頭
在想以她老人觀點的理想DM設計
應該是A4白色影印紙+斗大的黑體字吧!




  今天是開業的第二天,但是已經累的我快要靈魂剝離。早上一大清早就殺去我家附近發DM,中午吃飯時間更是上班族走出大樓的最好時機,當然也不能放過。只是中午發完回到家才感覺小指肌肉好痠,本來還想不透是怎麼回事,後來才發現是因為連續兩天發DM的成果.......原來發DM的也是有職業傷害的哩!

  光是發DM就有很大的學問了。機械式的發法,跟放感情的發法是完全不一樣的,而且對於同性與異性的發法也不一樣,但是一樣的主要訴求就是"親切、燦爛的微笑、禮貌的態度":「先生/小姐不好意思,參考一下新鮮芒果冰唷!謝謝!」,今天我就一直不停的repeat再repeat,儘管已經口乾舌燥、背痛腳痠,卻還是一心一意的想要多發一些出去,想讓更多人知道"這裡有超級好吃的新鮮芒果冰唷!"

  不過開心的是,我拿出以前年輕的時候,在街頭賣一支一百元卡通筆的功力來發DM,果然被接受度都很高。還記得以前高中的時候唸日間部,下了課就去台北車站、西門町街頭賣卡通筆(大概7、8年前那時候去過新光三越站前店的人應該都被推銷過100元愛心筆吧!不過當時我們公司不是用愛心筆的名義推銷,直接堂堂正正的賣一支貴死人的100元小叮噹造型鋼筆),這份工作是我印象非常深刻的工作,因為實在是累到爆炸。每天下課之後七點要到公司集合,然後由督導帶著大家坐公車到台北車站或西門町去推銷路人。還記得我以前都會在來來百貨前面糾纏來往的路人,尤其都找單身經過的男性,然後從街頭糾纏到街尾,一整個晚上就這樣走來又走去、講來又講去,在短短的幾秒鐘之內要把你的產品介紹完還要魯小他購買,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但這份工作卻也奠定了我日後在陌生開發上的功力。

  這份工作讓我累到早上每天都遲到,而且白天上課幾乎都是從第一節睡到第八節,連中午午餐時間都完全沒有知覺,我的同學們甚至懷疑我是不是直接往生在座位上了(我想早安組的姐妹們,妳們應該都還記得吧!);甚至連科主任的課都照樣睡到屁股沒喘氣,最後還因此被踢出學校。

  說到踢出學校,就又讓我想起另一段故事。

  話說當時我們的班導是個剛開始教書的女老師,而我們又是當時的第一屆廣設科,且採男女分班,所以班導非常用心在帶我們。當時我跟老爹的關係很不好,自己離家出走半工半讀。班導了解了之後還特地找了老爹來學校,想要幫忙化解我與老爹之間的問題,但最後我也忘了為什麼,總之我跟老爹仍舊沒和好。前兩個月,長期定居在L.A的班導回台與我們餐聚,算一算我們也快10年沒見面了。結果吃飯吃到一半,班導突然認真的問我"妳現在好嗎?"............當然我傻了一陣,不太了解她的意思,然後她才接著說,其實她前陣子的論文才寫到我,因為她一直對我有很愧疚的感覺,雖然她已經忘記到底是為了什麼事,只是依稀記得她好像有請老爹來學校過。她說她當時只是希望能幫助到我什麼,但是在多年之後卻覺得當時的作法或許有些不妥,她應該顧慮到我的感受之類的。

  其實在她說出"愧疚的感覺"時,我馬上就想起來,那是因為當時她實在保不住我的操行成績,讓我在一年級上學期唸完就被退學,而不是因為她請老爹來學校的事。那時候唸的是廣設科,買材料、畫具等等的都要不停的花錢,所以剛開始我就去做位在復興南路與長安東路口附近,郵局2樓的鋼琴西餐廳大夜班的外場服務生。下課小睡一下,11點就去上班,然後上到早上7點直接去學校上課。雖然大夜班錢比較多,但卻讓我隔天上課常常是一路睡到底。

  那時候是綜合高中剛開始流行的時期,我們也是學校開辦綜合高中的第一屆。學校從外面請了有著深厚美術背景的科主任,可能因為年輕有衝勁,加上又是第一屆,想要把成績之類的做出來吧!因此對於我們廣設科的管理都很嚴格.............班上出了我這麼一個問題學生,對於認真的科主任來說可能猶如芒刺在背。所以已經好幾次,科主任都把我的操行打了不及格,想要請我離開學校,但都是我們班導把我保了下來。為了不讓我們班導難做,我決定換工作,想說換個正常時間的工作,晚上可以睡覺,應該就不會在上課時間睡覺了吧?但是正常時間的工作,薪水大多很低,根本也沒辦法cover我的學費、雜費、生活費
(還記得那時候繳了學費就沒錢買制服了,制服都還是早安組的姐妹們一人捐一點給我的。我那麼大一隻,還穿我家寶貝(就是她←請點我)的體育長褲,足足短了一截)。後來才找到推銷卡通筆這個薪水比較多的工作,結果卻是睡的更不知道你媽貴姓......

  最後我還是被科主任退學了。我很清楚的記得我們班導一臉抱歉的告知我下學期沒辦法繼續唸的消息的那個畫面。要離開學校當時對我來說真的滿難過的,因為我們雖然是女生班,但是沒有勾心鬥角,每天上課都是歡樂不斷。早安姐妹們雖然都叫我"老人阿信"(因為比她們老又命苦),但還是幾乎每天都黏在一起畫多到炸開的作業、去河堤烤肉玩樂、在後走廊耍智障...........我知道班導已經盡力了,所以我也沒什麼話好說的,但那也是我最後一次唸高中了。

  所以聚餐那天,我裝傻笑著跟老師說"我也忘了,哈哈!但是老師妳不用擔心,我現在很好的!" ,老師才點點頭說"那就好,那就好 "。其實當時內心感觸五味雜陳,我卻選擇讓那滋味在程小為的玩笑話"老師妳看她的臉就知道她早就墮入紅塵了好不好"中,悄悄的帶過。

  

  只能說人生的每一段經歷都很奇妙。當下或許看不出一個所以然,卻可以在多年後的某個階段裡,摘取之前所累積下的智慧果實。所以這次的小小創業,我告訴自己:慢慢做、穩穩來,暫且先不論成敗,體會過程、累積經驗最重要。因為也許現在的我也是為了下一個階段的果實,而播下努力的種子。要說做個真正的老闆,我還有很大成長空間,但是這空間卻會因為逐漸的經驗累積而縮小吧!



  頑張って ^^ ~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