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過那片田野,我跟大白兔來到一個村莊的入口處。

  說是村莊其實有點太牽強,因為裡面的建築實在很富麗堂皇。即使上面都積滿了厚厚的灰塵跟落葉,卻仍舊看得出來多久之前,他曾是多麼的炫彩奪目。


  大白兔敲了敲村莊的入口大門,那是用精緻木雕堆砌而成的厚重實木,門上的花紋是用輝煌的金飾條溶成的。大白兔敲了很久,就是沒人來應門。我自作主張的打算推門進去,卻在推了一個頭那麼大的縫兒之後,瞧見一雙惡狠狠的眼睛正在門的另一邊瞪著我,嚇得我跌在地上,一溜煙的躲在大白兔旁邊。


  『我可是不會幫你們開門的,這不是尊貴的國王應該做的事!』瞪著我的那個人,動也不動的只出張嘴,在門的那一邊用著非常威嚴的口吻對著我們說。


  『國王陛下您好,我們是厄蘿蔓空間過來的,因為弄丟了記號,暫時找不到路回去。不知可否能跟您借住一晚?』大白兔很恭敬用著有大門一半大的頭跟裡面那自稱國王的人,行了個點頭禮。


  『進來吧!』


  大白兔瞥了我一眼,好像告訴我魯莽行事成不了大事一樣。我嘴裡嘟噥了兩句,卻也乖乖巧巧的跟著大白兔進了大門。


  裡面的情景真的是很奇異。看得出來這建築非常高大漂亮,所見之處卻都是髒兮兮的沾滿泥污。過了高大的穿堂之後,中間是非常漂亮的噴水池花園,還擺了看起來高級的長餐桌。餐桌上有著看起來好像有兩百年那麼久沒洗的用餐器皿,至少擺了四十副,但看得出來都是上等的材質。總歸來說,就是非常漂亮的建築但是都髒兮兮,就連裡面那個自稱國王的人也不例外。他也穿了上等質料的國王衣服,但也是沾滿了泥污。若不是他散發出那麼高貴驕傲的氣勢,我還真的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他是國王。


  『等等用膳時間就到了,你們自己請便。』國王跟我在田野裡看到的那個童顏老身的人一樣,也有著短短的四肢跟大肚腩。這時我才注意到,噴水池花園的四周圍著很多跟他長的很像的人,穿著、打扮也都差不多,只是有男有女。他們圍著噴水池直盯著我們猛瞧,而他們的身後好像是他們各自住的房子,但是清一色都是髒....兮....兮的。



  『叮鈴~叮鈴~叮鈴~』


  不知道是不是他們的用膳鐘響了,只見一個小小的身影在用膳鐘敲完沒多久,就急急忙忙的抱著好大的一鍋白米飯跑進長餐桌那兒,很忙碌的把每個用餐器皿裝滿飯;然後那些個個穿著華麗卻骯髒的人,才慢條斯理像個貴族一般的坐上長餐桌用餐。那名小小的身影在他們開始用餐之後,還要忙碌的去旁邊打水上來,恭敬的倒進每一個裝水的杯子,然後低著頭站在桌邊伺候著他們:看誰還需要白米飯、看誰還需要水。


  大白兔早已經窩在花園的某塊柔軟草地上呼呼大睡,剩下我站在一邊試圖想要搞懂這個國家的人到底是什麼情形。看起來好像每個人都是國王,僕人應該就是那個小小身影,但是為什麼只有一個僕人?為什麼大家都髒兮兮的?答案似乎也不會從大白兔如雷的打呼聲中出現。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被杯盤的敲擊聲給吵醒,原來是那名僕人又在忙碌的準備早餐,有花蜜,還有蜂蜜,跟又是一大鍋白米飯。我現在終於有點了解為什麼他老喊著工作做不完了,因為僕人就只有一個,國王卻有這麼多個,他又要準備三餐,又要服侍那些驕傲的國王,哪還有時間擦洗這些美麗的建築?哪還有空閑幫每個國王洗衣擦鞋?


  『我來幫你吧!』看他一付忙不過來的樣子挺可憐的,我伸出手拿了他的大飯鍋,準備來幫忙他。


  『耶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你要幫忙我?......啊哈哈哈哈哈.....』那個小小身影的僕人抓住我拿了飯鍋的手,笑得非常非常非常詭異,而我還搞不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卻被他詭異的表情給嚇得飯鍋都掉了,極力想要掙脫被他捉住的右手。 『我又可以做回國王了!!我又可以做回國王了!!我找到這個該死要幫忙我的人了!!』就在他的大聲嚷嚷下,屋子裡的國王們紛紛跑了出來,其中一個國王還拿了付鑰匙走了過來,作勢要插入那僕人手腕的位置,突然那僕人手腕上出現了一付手銬,原來是一付鑰匙拔出之後,就會隱形的手銬。


  那僕人手上的隱形手銬被拿了下來,還準備要銬上我的手。就在那一瞬間, " 啪噠!" ,一滴雨滴落在我的右手臂上。


   " 啪噠!啪噠! " .....兩滴......


   " 啪噠!啪噠!...... " 三滴、四滴........然後嘩啦啦的就突然下起大雨了。這時國王們四處尖叫亂竄,我心裡想只是下雨而已有這麼可怕嗎?說時遲那時快,來不及避雨的國王們,紛紛變成了癩蛤蟆,穿著上等衣料的癩蛤蟆,在泥濘中跳來跳去。頓時我看傻了眼,都忘了要趕快逃走,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急急忙忙的往大門出口衝。沒想到大白兔早就在厚木門外面等我了。


  『我還以為你捨不得走了咧!』大白兔不知道是不是在嘲諷我剛剛差點被抓住,但我著實鬆了好大一口氣,要是真的做了僕人可不得了,還真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再遇到幫我一把的人呢!




  延伸閱讀:幻想曲11-4 國度異想曲



 

 

    全站熱搜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