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我們公司的壘球比賽,我們營業處理所當然的奪得四連霸。一大早大家就去球場幫忙打氣、加油,但我只能說學長他們這些籃球國手老是這樣打贏來欺負平民老百姓真的很該死。

  中場休息時間大家都躲回辦公室納涼,除了和尚為了化緣會留下來之外(因為逼不得已.........冷屁喔!這種比喻式的幽默你們是懂個小!) ,我想沒有瘋子會想要留在高溫的球場曬成白痴吧!

  回到辦公室,我的好友郭胖蝦開始靠北我很久沒寫日誌,說是要連署萬人來逼我寫,我個人是認為他除了胖到肚子遮住老二之外,還胖到把腦袋僅存的智商都給擠掉了......請問他是要趁鬼門即開之時連署靈界的朋友嗎?還是他有朋友就叫萬人?

  更誇張的是,他還滿不知羞恥的用"我倆是好朋友"的名義要求我要在日誌上大篇幅的對他做個專訪。這讓我想起從我們成為好友至今,每當他生日,或我出國,他總是明示又暗示,暗示完了再明示的要求我準備他的精美禮物,而我每每也為了他的禮物絞盡腦汁,精心策劃。但我卻從來沒有收過他的任何生日禮物,到了我的生日啪踢現場還寡廉鮮恥的用一句"啊?我以為今天是歡送會!哎呀~我說倩妹,怎麼不早講呢!"來帶過他兩手空空來參加我的生日會的事實.........甚至連旅行紀念品也是送那種10塊錢就可以打發的便宜貨。幹!這種朋友怎麼能交?


左為剛從精神病院放年假回來的大頭
右為肚子因懷胎八月而把自己老二遮住的郭胖蝦

 

  不過今天的重點不是那不仁不義、不男不女的死人妖,而是下午時分,我的好野人客戶請我去鼎鼎有名的三井吃日式料理。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