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5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May 25 Thu 2006 01:17
  • 賭局




提著頭顱的告解 看似誠意滿分
但蘊含的會不會是下一次的發生


沒有答案 也無從可考
只能任憑自己在這場賭局上 憑著直覺角逐最後贏家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天化骨龍(為保護當事人故使用化名)因為悲慘的被他原本想約的女生拒絕所以大發慈悲的把兩張美麗華的電影票送給窮苦人家的我,這正好便宜了原本就已經相揪要去看電影的我跟肥腸(幹,他真是沾我的福) 。

從MI3上映以來就有不少朋友約我要去看,但經過被吳宇森拍爛的第二集之後我就對MI3完全性冷感(要怎麼逗號隨你們高興) 。但昨天想說既然不用錢那就看吧,所以我跟肥腸就選擇了MI3來看。

結果我就不知道美麗華到底是發生什麼困難,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把戲院當成了冰宮還是殯儀館,冷氣他媽的放到好像有四十九隻被冤死的冤魂湊在你旁邊一樣,實在是冷到靠北......冷到我像隻大便蟲一樣的坐立難安,冷到我想捨棄還沒播完的電影就走。當然不是因為我身子弱而有這樣的錯覺,畢竟我有在練功夫身體一向壯如牛,因為一旁的肥腸也冷到嘴唇在黑暗中都發出了淫光...喔不,是螢光。因為肥腸既使都睡著了也還死不走,我只好靠著他的肥油來取暖,畢竟胖子油多比較溫暖,還可以用打火機在他的肚子點火來烤火取個暖,也因此整場的焦點我都放在什麼姿勢比較不冷上面,整部電影也就更顯的漫長。

幹,不可能的任務 4我是不可能會去看的!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