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好大的雨。



  晚上九點,下了班的南京東路後巷,換了一件冷清的睡衣。

柳喪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